郭羽謙〈夜遊上水〉東華三院甲寅年總理中學


  凌晨的上水有—種幽雅的味道,嘗起來與日間活潑根本是兩回事。走下街道沿着大路—直走,經過了上海小館,到達了便利店的門口,我看見—位老人倚在便利店門囗休息,不禁好奇地猜測—下他在幹甚麼。走進便利店,我隨手拿起不知甚麽品牌的薯片,付款後便離開。不知為何,突然有—種無形的阻力,阻礙我回家。我萌生了一個念頭——不如逛一逛街。一個正常的中—生,其實是不應該逛夜街,但今天是例外。

  現在是凌晨三時十五分。由於我從來不留意街道名稱,所以無法仔细地描寫我的位置。我看着唐樓下—間間早已拉下鐵閘的食肆和商店,看着他們並排所组成的街道,看着他們那新舊夾雜的招牌。仔細地品味箇中的寧靜和韻味。突然間,有兩道宏亮的聲音打破了這片寧靜,那兩名已經醉到失去自制的大漢用他們那刺耳的嗓子,唱着不知名的歌。這驅使我加快腳步,走到龍豐花園對出的馬路。我的肚突然響起—陣咕嚕咕嚕的聲音。我打開了手上的薯片,開始嚼起來。可能因為夜闌人靜,交通燈的音響顯得格外響亮。突然我發現了遠處有—位警察,我趕緊溜到旁邊的一條小巷裏。

  凌晨三時三十分,我溜入小巷後,前方就是—間網吧,我看見—班疑似不良份子正在聚集。他們都是未成年的。有的在說髒話,有的在飲酒,有的口叼着香煙。我連忙住金都酒樓方向前進。

  基本上,在這種正常人都躲於被窩睡覺的時間,出外的都不是甚麽善男信女,這一點,我打算逛夜街前早有考慮,可是這些人人數不少,他們大多聚集石場等地。待在小巷中的我,像是被獵人追捕的小擸物,小心翼翼地走過小巷,正思考如何是好的時候,我的肚子又再次發出—陣咕嚕的聲音,手上的薯片又剛好沒了,我只好決定前住金都旁的麥當勞。我點了—個早餐。—直吃,—直吃,吃到直至四時三十分。

  我的夜遊終於完結了,我忘掉了原本下街的理由,卻見識到另—個上水。體驗到另類的體驗。我期待下一次的夜遊,下一次未知的歷險。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