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可欣〈見聞〉東華三院甲寅年總理中學


  也許,關於新界上水、石湖墟的文學作品只有寥寥數篇,不過,昔日風情依然不曾淡化、不曾褪色、不曾抹去,那一字一句的細膩文筆、那一點一滴的真實情景,因為有了記載而變得有所價值,完整無缺地把昔日歷史風情保存下來,將昔日的風采傳承給我們的後代,就算時代變遷,事物面目全非,也永不沒落。

  莊元生先生的文學作品——〈懷舊與現實〉中寫道:「作為每日來去匆匆進出火車站的乘客,究竟有多少人會思考當中的意義?」上水火車站月台廊柱上張貼的數張五六十年代的黑白懷舊照片正正反映了昔日北區的風情面貌。它們記載着從落馬洲瞭望台向外望的觀景、沙頭角熱鬧的中英街、粉嶺龍躍頭……令我不禁幻想到當時的黃包車。說起黃包車,我倒頗有興趣一試。車夫也好,乘客也罷,總而言之,我一定要好好體驗一番。雖然在月台上只有短短的十五分鐘(還要給錢……),卻令我對一個每天經過而平淡無奇的上水月台變得非比尋常,其中的故事和隱藏的意義更值得我們深入探討、研究,何不為一趣事?可能,平常與它們擦肩而過,但它們就留在那兒等待着人們發現,等待着重見光明,等待着接受大眾的追捧……

  一種發自內心的憐憫湧上心頭,只為了那個被永遠祭祀的小生命,那個以諸人之名留在路軌之上的小生命。即使再微小,生命就是生命,是一個僅有一次的生命。徐焯賢先生在自己的文學作品——〈我行得慢〉裏寫到:

我行得慢
我不夠高
因而被判
鍘刀之刑

  「我」想向月台上的人們說:「請各位善良的人們救救我吧!請你們拯救我,助我重回光明之路,不再糊塗、不再迷惘、不再任性。借一個升降台給我就足夠了,拜託你們!」人們因為港鐵條例的規定,嚴禁進入路軌範圍,違者罰款五千元正,而狠心地放棄拯救這個小生命的機會。可見,在人們心中一條小生命抵不過那五千元大鈔,這條小生命微弱得連一張薄紙也不如。最後……

你們不用擔心
我會躲藏
我會跳躍
我會死亡

  「我不會怨恨你們,你們別擔心,我會躲避,我即將死亡,被永遠祭祀。」自問:牠寬廣的胸襟我們能比嗎?牠豁然的處事心態我們能較量嗎?牠敢於面對現實的堅決我們能做到嗎?也許,我們根本不如牠……

  鄉村也有購物天堂!的確,上水石湖墟貨物應有盡有,形形色色,各式各樣,目不暇給。趙曉彤女士的文學作品——〈石湖墟——鄉村的購物天堂〉寫到:「她說舊事物還沒有消失,現代都市人,仍可趁墟。」是的,舊事物還沒有全部消失,石湖墟的唐樓低矮,仍保留了一片連綿不絕的藍天,但石湖墟大部分面貌已全非。抬眼望去,盡是川流不息的汽車,人們聚集在一起交頭接耳,商店貨物堆積在街道上,人們走路猶如螃蟹般橫走,不時肩膀與別人碰撞,不時雙腳與箱子打架……粉白一片的商店全是藥房和化妝品店,多多少少的內陸人士從羅湖來到只有一站相隔的上水攜帶一箱箱的奶粉與雜貨出境,也為這裏添上多一分熱鬧。很可惜,我們錯過了一睹石湖墟街市裏情景的機會,但是我可以感受到街市裏蔬果的清新,肥肉的鮮美,魚類的血腥和……地上水溝裏的陣陣臭味,這才是一個真實的街市風味。雖然我居住在上水,唯獨這次的活動能讓我更全面地認識這個小鎮,隱約感覺五六十年代的田園風情,但新事物已驀然崛起……

  短短半日的路程,只能在此寥寥數筆以略寫當日行程見聞、感想,就此而過。當然,新界上水、石湖墟的相關文章說少不少,說多不多,但這寥寥數篇各有各精彩,值得我們再三回味,品味文章裏,故事的秘密及昔日風情。

  在此,向導賞作家——袁兆昌先生和當天行程中不辭勞苦看顧大家的工作人員及一直辛苦抬着巨型相機,為我們拍下每一分每一秒的大哥哥表示衷心感謝。謝謝你們,謝謝你們無私付出,若沒有你們,這次的活動將無法圓滿舉行,我們更會錯過這次難忘的戶外學習機會。這次的行程有趣而精彩,袁先生的言語幽默而愉悅,大家不知不覺間已陶醉於散步中,希望類似活動可一直持續,原來學中文也可這樣輕鬆!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