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雅樂〈創新與毀滅〉東華三院甲寅年總理中學


  文明的進步,十分奇妙。

  它在帶來創新的同時,往往會帶來毀滅——對舊事物的毀滅。

  毀滅是怎樣的?

  轟天的火焰配搭四起的悲鳴?這也許是其中一個答案。但更多的毀滅,卻是無聲無息,又叫人心痛。

  「噠噠噠噠……」嘈吵的聲音讓人煩躁,更讓我從美好的午睡中醒來。「怎麼回事?」我不耐煩地說道,卻發現口中發出來的竟是一聲「喵」!

  我驚訝地檢視自己的身體,隨後驚呼一聲——我竟變成了一隻大白貓!

  我是一個貪玩而大膽的人,很快便接受了自己變成了貓這個事實。但我竟然沒有第一時間想着要如何變回人,而是瘋狂地想:既然難得地變成了貓,何不嘗試用貓的角度去看世界?

  「喵!」我高呼一聲,躍上帆布之上,前去尋找那噪音的源頭。

  我在屋頂小巷之間穿梭騰躍,很快便找到了噪音的源頭。那是符興街附近,交錯巷道所形成的一片小市集。

  但眼前的景象,卻似一盤冰水淋在我頭頂,叫我興奮的心情瞬間冷卻下來——噪音是由一間拆除中的小食店發出的。

  但那小食店,是我父親開的啊!

  「喵!」我暴怒地尖叫一聲,想去阻止正在工作的工人,卻被人抱了起來。

  我用力地掙扎着,卻聽得一把熟悉的聲線柔和地說:「你這貓兒怎麼這樣兇,真要傷人了,當心被抓去人道毀滅。」

  我頓時停下了動作,抬頭看着父親。正值壯年的他竟是華髮早生,臉上帶着無奈的表情看着我,皺紋也多了起來,看上去像老了二十年一樣!

  是因為小店被拆了嗎?我極為心痛,卻發現有些不合理——即使真的因愁而生白髮,也不可能顯得如此蒼老!

  難道說,我穿越了時間?那麼,其他的店舖、街坊,是不是已經……

  想到這,我猛力一扭,想從父親懷中掙脫。他沒想到剛平伏下來的我竟然動仍,猝不及防下讓我逃脫了!

  我落地後馬上向店外竄出,奔向旁邊的巷道中。

  泉叔的報紙攤!

  沒有了。

  一間便利店沉默地站在原來報攤人來人往的位置。

  百貨公司!百貨公司應該不會這麼容易倒閉!我馬上改變方向,往百貨公司飛奔而去。

  也沒有了。

  一間放滿了電子設備的店取代了百貨公司!

  不可能!我奔向下一個目標。

  還是沒有。

  不可能!不可能!

  我幾乎跑遍了整個石湖墟,卻發現,以往熟悉的店舖、鄰居、東主和街坊,幾乎沒有一個留了下來。

  唯一熟悉的,似乎就只有那不知拜着甚麼神明的小石壇,那恆久不散的難聞香火味了。

  為甚麼會變成這樣……我無力地走在匠熟悉,卻又異常陌生的街道上。

  走着走着,便累了。

  累了,便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間,我感到有人走近。

  我張開眼睛,那是一群十分年輕的女孩。不遠處,有一個頭髮凌亂,看上去睡眠不足的男子和一群像是他學生的年輕人正在撞擊着屠房辦公室外的鐵絲網。

  不,我甚至不敢確定那還是不是層房辦公室了。

  想到這,我的心情又下跌了一層。

  時代的變遷,真的一定要捨棄舊有的事物嗎?他們可是盛載了上水居民的記憶和感情!

  如果變回人,要再一次經歷拆遷的痛苦,我寧可繼續做隻貓。

  「喵……」我長長地嘆了一聲,任由他們撫摸着我的毛髮。

  也許,一覺醒來,我又會見到一個陌生的上水。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