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文汝 〈北區〉東華三院甲寅年總理中學


  「那段年月有多好,怎麼以後碰不到,那些已白髮的,就如在無聲地控訴 。」——張敬軒〈青春常駐〉

  每當聽見這首歌,這幾句歌詞總是唱到我心坎裏,每個歌詞和旋律都似柔風撥動着我的心湖。心中泛起的,是在那天認識北區後所連發的種種情感。

  我從小是住在荃灣區一個屋邨裏,後來因家事而轉到內地居住,來到北區上水就讀中學。在這之前,我對北區毫無認識,更從沒踏足這裏。第一次踏足北區的土地上,只會感覺自己置身於浩瀚的宇宙,周圍的人和你擦身而過,那些提着公事包的叔叔阿姨,他們冰冷的眼神裏彷彿帶着對塵世的不屑;穿着校服的中學生緊皺眉頭,似乎還在惦掛着未完成的功課。大家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裏,在茫茫人海之中穿梭,埋着頭,麻木地大步大步地向前方走。

  後來在這塊地上待久了,發現這些都是表面,當你走進石湖墟,又或走進彩園邨,你會感覺上水彷彿變了一個面貌,變得多姿多彩,變得有人情味。在彩園邨裏,最深刻的風景當然就是蹲在地上忙於收拾行裝的水貨客了,我看見他們心中很不解,不懂這些箱子裏裝着的到底是多麼寶貴的東西,是甚麽東西值得他們攀山涉水來運送這些箱子。我也疑惑,每當他們在街上受到路人鄙視及厭惡的眼神,他們是怎麽樣的心情。「咯咯咯」,行李箱的輪子發出響亮的聲音,無情地把我的疑惑給淹沒了。

  來到石湖墟,你會看見不少老人家坐在路邊的凳上乘涼。在街市裏,豬肉舖的刀聲和舖裏壯漢的叫喊充斥整個街市,不少婆婆和師奶都爭先恐後地砍價。你看那條奄奄一息但還頑強地擺動尾巴的魚,躺在膠袋裏,以低價交到了一個婆婆手裏。沒有人會在這裏提着公事包,或是咬着吐司,拿着厚厚的影印本,或是低頭看着電子產品,陶醉在自己的世界而不理他人。在這裏,大家都真摯待人,熱鬧但溫馨,平凡但是不平凡。

  每個人的笑容都刻畫在臉上,我也受到感染,臉上也有了絲絲的微笑。這些景致,不知在日漸繁忙的社區裏,還會不會有未來呢?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