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幸敏〈像店像市又像墟〉東華三院辛亥年總理中學


  有人說香港是一個繁榮的城市,繁榮的城市?資訊科技發達?充滿高樓大廈?所有都是有錢人?還是沒有窮人?香港還有一個墟,市,叫石湖墟。

  石湖墟又是墟又是市。

  墟中有墟,那叫天光墟,那是街市,並不是金色,而是白色的。墟中不見一個年輕人,除了跟隨着導遊後,我們這一群小伙子外,餘下的人都是六十開外。

  墟,不是金色,而是白色,也是綠色的:充滿腥味的魚、紫色白色的茄子、顏色鮮豔的花、不知名的蔬菜,還有很多很多的寶貝,都在這墟裏被他們的主人叫賣着。我不知怎樣稱呼寶貝,因為我不認識他們,只知他們都是本地市民悉心培植下,才可以坐在白色的膠籃子裏。

  隨着叫賣聲,我往後退,抹去汗水,拿起相機,從屏幕中看看框框裏的世界。有人推着手推車走過,有人拿着一袋一袋的走過,當然也有人站在原地叫賣着。特別的不是這裏的熱鬧,而是沒看見一個全黑髮的人走過。

  走出了那個墟,走着走着,進了一間雜貨店,它比我爸媽更老呢!踏入店門,一排一排的筆,排在我眼前。想買筆的我,站在門口,從筆一排看上去,試着尋找古董筆。失望,原來並不是那樣。雜貨店的筆就如書局裏的筆,沒一點新意。走進店裏一點,噢!才發現我想發現的,古董筆。我細心地欣賞着……

  它們並不漂亮,全不是我想的那樣。轉身低頭就走了。抬頭一刻,媽媽兒時的玩具在我眼前。我試着慢慢走近,捉摸它們。

  離開雜貨店後,去到了一條不尋常的街道。沒有車聲,只有喵喵聲、沒有高樓大廈,只有還有帆布遮蓋天空,擋着陽光與雨水的侵入的店舖。

  走在狹窄的小路,聽着導遊講解着,介紹着,我一直專心着,直到一張吸引着我……

  「路口勿亭人」用紅筆寫在一張白紙上,貼在路旁的地上。有感到奇怪嗎?同時也有點好奇。把紙張貼在地面,不是要罰款的嗎?還有的是,「亭」字是對的嗎?不是「停」嗎?這些問題應該每位走過的路人都想過一番了吧,但為何紙張還在這?貼下這張紙的人在想甚麼?貼下是有原因的嗎?背景有故事吧!

  走過的人,像我一樣感到疑問嗎?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