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梓君〈冷與熱〉保良局胡忠中學


  先說說現今社會的特性:服務性行業為多數,以及人們都喜愛低頭看手機。

  考察當日,我一直在沙田citysuper徘徊,務求發現有趣的人和事。走着走着,我漸漸被一陣蛋糕的香氣吸引,它牽引我走到富澤商店門前。富澤商店是一間位於citysuper旁的蛋糕小店,專賣甜品材料。除了非常引人矚目的蛋糕外,我的視線開始轉移到商店裏唯一的職員。

  她很年輕,戴着黑色眼鏡,頭髮長長,身穿全黑制服,最重要的是木無表情。我多次觀察她,她一直重複一組動作:拿紙杯,放材料,再把準備好的紙杯蛋糕放進焗爐。相信她非常專心認真,因為我長期站在一旁觀察也未被她發現。有客人查詢紙杯蛋糕價錢,她亦只是輕輕提過,沒與客人作多交流,表情僵硬。講出價格後便不理會客人,繼續低頭做蛋糕,活像個冷酷無情的人。不過冷淡的同時,她亦很冷靜細心,每個紙杯蛋糕的份量大小平均,連很細微的裝飾都一模一樣。

  後來,我在附近逛了一會兒。再次回到富澤商店時,失去了她的蹤影,遍尋不獲。找啊找,等啊等,原來她是去了拿材料的存貨。她的腳步明顯輕快,放下材料後便手持手機,無故地望着螢幕在笑。這是整段觀察,第一次看見她笑,而且感覺是發自內心的微笑。她放下了做蛋糕的工作,無視身旁焗爐「滴答滴答」的計時聲,專注於手機,笑容一直掛在臉上,從未有一刻停頓過。

  我在想,她做蛋糕和玩手機其實是相似動作,同樣是低着頭。可是為甚麼兩者所帶給她的心情是截然不同呢?投身服務性行業,不是更應該臉帶笑容,吸引人們買貨品嗎?我解釋不了為何她會如此冷漠對待客人,但對着手機螢幕會展現歡笑。我想這正是手機帶給我們的影響:不懂與他人相處、抗拒現實世界、只沉醉於電子世界、終日敲打鍵盤。

  我不知道為何現今社會造成這種情形,只知道我們是人,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必須是真誠及用心關愛,不應是應酬般的談天。從今天起,請放下你手中的手機,多留意身邊事物,用熱情去感化更多冷漠的人,說不定有新的體會。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