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迦堯〈回憶的海〉聖公會林裘謀中學


  消失了,都消失了……

  「新一條公共屋邨——欣安邨昨日正式入伙……」眼前一幢幢大廈立在我的眼前,再也沒有空隙看到沙田海。

  雖然說不上是土生土長的地方,可也是成長十載的地方。

  「好漂亮呀……媽媽快看,好美的海呀……」天真瀾漫的聲音猶然再現,那時我不足四歲,是第一次看見如此遼闊的大海。記得以前的家可以看到葵涌貨櫃碼頭,可是由於住得太低,只能看到層層疊一般的巨型貨櫃和一小部份海面。

  用來興建欣安邨的地皮還是臨時停車場,海旁的私人屋苑也未興建。「爸,我走不動了……好難走的地呀……」腳上那雙閃閃的高跟鞋還沒穿到家就磨穿了個洞。那是自然,當時的海旁還是塊爛地。根本沒有現在的風力發電塔、平坦的木板地……

  陽光普照、海天一色,的確是個散步的好日子。可唯一的缺憾,大概就是隨風飄散的惡臭。路旁的小野菊、自由的白鴿展現了不少生機;長滿苔蘚的石頭、含羞草旁的泥濘像是恆久的烙印。

  「保泰街一幅地皮賣出,將提供……」高樓林立的海旁,再也找不到從前的鄉村味道。縱使旁邊的公園綠化得如鄉郊地帶,高樓卻無法掩飾城市對大自然的破壞。

  「怎麼會有了重重的鐵絲網呢?」

  對,是為了不讓人再進去了,也就是成了政府用地。吊臂車和泥頭車堆滿了海旁的盡頭,就連樓下的馬路也有混凝土車的蹤跡。那時已經看不見端午節時調頭的龍舟,只因地產商為謀利的「心」。

  只見海面逐漸被「綠化帶」侵蝕……一幢幢貴價樓房不再只是屏風樓,現在已成了一堵牆,比警察的鐵馬來得更厚、更密,密不透風。從前大自然見證城市發展的泥濘,只能在山上找到,可畢竟不是同一樣的東西……

  大自然為城市犧牲的,何只這填海工程?沙田海本來喇叭形的狹長海灣,成為了現在城門河兩岸的土地……以前徘徊於沙田海近烏溪沙的海鳥,現在只能飛到大圍附近覓食,不時受孩童射擊,落水身亡……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