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智穎〈慢慢地消失〉中華傳道會李賢堯紀念中學


  相信大家都一定到過黃大仙這個舊區,它保留了香港很多古跡。隨着年月的飛逝,它們日漸被遺忘,孤單地過着餘生。

  由鑽石山地鐵站一出來,就是大型商場,已再找不到當日的光輝。一大片密得像罐頭沙甸魚的木房,已經悄悄地拆走,只有一間孤獨留下,誓死不離開。樓高兩三層,頂着鐵皮帽子的它,是現時大磡村唯一「居民」,它見證着香港的變遷。破舊的它十分彷徨,不知道之後應怎樣辦,可能它的結局也會像它的鄰居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大磡村旁邊,是新蒲崗工廠區,不同類型的行業都可以在這裏找到。雖然已經沒有昔日的熱鬧,但一架架貨車不斷進出,是香港少數能看見的情況。這裏曾打造出一個經濟發達的香港,大大小小、多不勝數的產品都是在此製造,今天香港成功的原困,都可以追溯到新蒲崗一棟棟努力工作的健兒。他們不但是勤勞的工人,還是學識淵博的教授,在這裏可以找到有關文學的元素,有如課堂上的課本、每日新鮮出爐的報章。工廠啊!多謝你多年來的付出。

  穿過工廠,便來到住宅區,我相信衙前圍村可算是這裏的代表,它是香港少數依然有人居住的古舊圍村。這裏的居民都是老人家,就像圍村一樣。他們都過着清淡、安穩的生活。四四方方的圍村內有理髮店、士多,老闆和客人都是白髮蒼蒼居多。村內的房子不多,都是兩三層高,十分殘舊。一股香氣充斥着整條村,原來是村前的一個小販傳來,煨番薯的氣味。我受它深深吸引,買了一個嘗嘗。第一口,跟平常的沒有分別,慢慢咀嚼後,才發現那清香甘甜的味道。我跟那滿頭白髮、穿灰色大麻衣的小販聊了幾句,才發現他也曾住在圍村,並希望它得以保留,讓一下代能看到香港人昔日居住環境。有一位經營理髮店的老婆婆嘆息:「人都離開了,這裏怎不會寧靜呢?」真令人感到惋惜。

  離開圍村,又聽到一大片人聲了,但有些嘈雜的聲音夾集在其中,是甚麼?是甚麼呢?原來是由地盤傳來的。一架架泥頭車和起重車進進出出,一堵堵圍板後透出軋軋的機器聲,相信是舊區重建計劃的一部份。昔日的面貌,都被改得面目全非。舊時的建築、風景,都一一改變,找不到以前的光輝、熱鬧、擠逼。

  人生就像社區一樣,有很多的改變,由年輕到年老,由最光輝的時刻到漸漸衰落,可能有些改變是必需的,我們卻不願意。所以我們應珍惜、享受每分每秒,不要白白浪費它。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