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梓朗〈黃大仙貌景欲醉〉威靈頓教育機構張沛松紀念中學


炎天夏日百蟬鳴,
聳立建築處處起,
為嘆空氣欠新鮮,
但對印象更深清,
歷經多年的情景,
仍在這時處處起,
雖經無數多風雨,
但落葉未比衰老,
為嘆人會變成老,
水也會隋時間消,
部份隋水紋波動,
迎接新一個村莊,
落葉亦會隋風飄,
但其姿色彩萬紛,
沿路之尋覓西偏,
眼又一村之尋來,
不禁起來好奇心,
追去經許多風雨,
回憶小時的情景,
不禁勾起回憶了。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