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凱信〈散步學語文〉拔萃男書院


  「輕鬆散步學語文」顧名思義是在輕鬆的氣氛下,一邊散步,一邊學習語文,於是我欣然參加這項由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和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合辦的活動。

  活動當天,我懷着期待的心情,和來自不同學校的初中學生浩浩蕩蕩地出發,前往黃大仙區考察。負責導賞的老師為唐睿先生,他以大磡村為題材的小說曾獲得「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唐先生在這區長大,因此,他導賞時的講解十分深入,而且在他的著作中亦多番通過兒時玩耍的情景,把各處地方串連起來,令人容易產生共鳴,從而將現實與舊區之間的時空隔膜消除。其中鑽石山大磡村就是個上佳的例子。大磡村早已被清拆,現在只剩下一棟碩果僅存的小石屋,但通過唐老師的講述,能把舊時的景象活現眼前,那棟石屋依然在原位。原來文學真的像台時光機,通過寫作、口述,的確能把以前的景物帶回眼前。

  接着,我們深入社區,來到平日少到的新蒲崗工廠區。每棟工廠大廈,都有着不同的故事,卻帶有一個共通點:見證着工業的發展、式微;記錄着香港經濟的蓬勃;蘊藏着獅子山精神,傾聽着機器重複的聲響,工人的歎息。現在的工廠大廈雖然外形殘舊,卻五臟俱全,各適其適。我們參觀了文學雜誌《字花》的編輯部。走進那約三、四百平方呎的空間,物資四處擺放,地方淺窄、凌亂,可能這樣能促進文思吧!但雜誌於各大書店有售的編輯部,竟然要困在這麼小的地方,可見在香港推廣文學是多麼的辛酸、艱難。這使我對他們肅然起敬!

  穿過彩虹道公園,沿着彩虹道南行,我們一行人來到鬧市中的圍村──衙前圍村。在村裏,到處都是古色古香、簡樸沉實的氣息,如在村口賣栗子、焗蕃薯的兩夫婦、經營士多的老伯,他們都是友善、不計較的人。做生意時也會為你挑選最價廉物美的貨品,充滿人情味。令我最深刻的環節就是與村裏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婆婆傾談的情景。她打從出生以來就住在衙前圍村,歷盡時代的變遷。我們問她最近的士多生意如何,她輕歎了一句:「人都搬走了,生意又怎會好呢?」然後,我們問她關於衙前圍村應否保留的問題,她唏噓地答道:「唉,保留不保留也不由我決定,保留着圍村,年輕一代也不願意住在這裏。反正要拆的遲早也會拆,要建的總要建……」說到這裏,老婆婆感慨得眼泛淚光。我們無言以對。

  最後,我們到達新蒲崗公共圖書館的推廣活動室總結行程。唐睿先生帶領我們作文學上的討論和交流,大家的反應都相當熱烈,分享了散步沿途的所見所聞,以及在衙前圍村與村民傾談的過程。唐老師亦分析文學景點散步這項另類的文學活動,進一步講解,讓我們能學以致用。

  我認為這次語文活動既能達到我的期望,更給了我一種驚喜,和一種另類的知識:黃大仙區是我「生於斯、長於斯」的地方,通過這次散步,除了讓我增加語文知識外,亦加深我對本區歷史的認知,增進我對本土的感情,實在是一舉多得,使我受益不淺!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