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可〈新蒲崗〉東華三院馮黃鳳亭中學


風呼呼地吹
吹過老榕樹
葉子沙沙地響

雨嘩嘩地落
淋到舊工廠
滴答滴答地響

老榕樹呀
你是在嘆息嗎
舊工廠呀
你是在緬懷嗎

可是
有何可嘆息的
又有何可緬懷的
你們也只是歷史的印記罷了

老雀鳥死了
雛鳥也就走了
老工人走了
年輕人也不會來

你們也只能呆在這裏
接受歲月的洗禮
慢慢地
等着

看着來了又走
走了又來
想等着老雀鳥
想等着老工人

可是
他們不會再回來了

可是
他們不會再回來了
等來的只是
拆遷

真的回不去了
那段時光
也只能成為
永久的記憶
印在老一輩的人身上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