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曉慧〈破壞〉中華傳道會李賢堯紀念中學


  我站在欄杆前,眺望遠方的貨櫃碼頭。貨櫃碼頭是經濟物流之處,回頭一看,卻是充滿風味的荔景邨。貨櫃碼頭前,巴士快速行駛,急速地為經濟跑着。荔景邨裏,老婆婆老公公慢慢、一步一步地走着,輕輕鬆鬆享受緩慢的生活。

  轉身繼續向荔景山路漫步,邨內的聲音逐漸縮小,邨內的人逐漸減少,剩下最多的只是車輛行駛的聲音。難得逃出市區嘈吵的框架,跳進寧靜的世界。但轟隆轟隆把這美好平靜的世界都破滅了。寧靜的世界都離不開市區繁雜的聲音。

  我獨自走到葵涌醫院下的草坡,坐在那樹蔭下。閉上雙眼,用雙耳去聆聽四周的聲音。聽到的沒有市區的嘈吵,但仍有車轆經過的痕跡。市區的忙碌隨着車輛帶到寂靜無人的山上,是多麼的難離難捨啊!我站起來眺望,一塊塊的積木仍在堆砌,繁華的都會也離不開這空蕩蕩的山上。

  沿路返回,一直走到荔景街市平台。溫暖的愛不知不覺突然湧進我的心窩,忽然感受街坊的溫情。全部都是街坊的店舖,但有一間大型連鎖式超級市場格格不入的感覺完全地表現了出來。僅僅一間的商舖,足以蓋滅屋邨的懷舊氣氛。為何美好事情總會被世俗破壞?

  店舖之間的帳篷互相交織着,超市對着的小店舖,卻沒有倚靠,帳篷就自己躲進了店舖的懷裏。

  終於欣賞這美「荔」的「景」色,轉身走走就到了葵興。

  我走進葵俊苑,感受悠閒、緩慢的社區。不知不覺間,我向右看。左邊是温馨的屋邨,右邊卻是充滿神秘感的工業區。工業區完全地扼殺了邨內温馨的氣氛。經濟的來源完全地破壞這上一代的角落。

  穿過行人天橋,行人不斷地經過,車輛經過的聲音卻紛紛湧入行人的耳朵。這條行人天橋彷彿是兩個世界的隔膜。兩個世界卻融入不到。充滿古色古香的葵興邨與工業區完全地不相襯。對比總是很大,距離卻近在眼前。

  繼續前行,看見一道有三層高的閘門。原來是令人憧憬着的豪宅。泳池、會所、露天茶座全在眼前,真叫人羨慕啊!轉身一看,看見公立學校,被埋在一群樹木裏。短短一條馬路的寬度距離,對比已相差得天邊的遠。

  一直向山上走,繼而看到仍是一座座的豪宅。一座座的豪宅延伸到一條條的舊村落。從豪華的裝潢慢慢轉換到陳陳舊舊的古屋。由高樓大廈慢慢轉換到矮矮小小的房屋。不知不覺間,房屋慢慢的變化了。

  我站在舊村最高處的欄杆前,眺望遠方。背後對着古舊的村落,眼前看着忙碌的市區。這些對比好像遠在天邊,卻在我們的眼前啊。好好找個地方,享受世間的寧靜與舒適,忘卻市區的熱鬧,急促的步伐,靜靜坐着欣賞,難道不是嗎?別忘記這件事很難,太多差勁的都把美好的破壞了。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a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