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惠婷〈葵青〉順德聯誼總會胡兆熾中學


  清晨六點鐘,慵懶地按停了鬧鐘,依依不捨地爬出了溫柔的懷抱,一冷一熱讓我又捲在了一起,如一條毛毛蟲似的。早到的我跺着腳期待着這次的文學之旅的講師——阿三先生的來到,這也揭開了這一上午的序幕。

  隨着腳步,來到了物流之地——貨櫃碼頭。香港的經濟來源,對於它的存在,我並沒有過多的感觸,始終它與我是牛頭不對馬嘴的。昂船洲,看了文章卻無法真正想像它是否如文字裏的那般輕紗掩面。

  往上方的樓梯爬了爬,走了一段路程,坐在一塊還沒有乾透的草地上,淡淡的泥土香充斥着我的鼻孔中。不幸的,一個腳滑,我的手掌心穩穩地踏上了這片草地,雨後的土地,雖然有些濕潤,卻給我一份莫名的熟悉感。是啊,那是小時候在家鄉的觸感。伴隨這太陽公公那耀眼的光芒瀉在了我的臉上,我靜靜地享受着這份溫暖,屁股坐在草地上,有些微涼,卻很舒服。阿三先生詳細地講解着一篇篇文章同時,我一直處於忘我的狀態,享受着陽光的沐浴。

  忽然,一條簡單的問題打斷了我的思緒。城市中的人們為何總是離不開壓力與憂慮呢?引起了我個人的反思。我自身是一位普通的中學生,壓力來自家庭、學業及人際關係。這些缺氧般的壓力,如同是我爬上了海拔三千米的高山,高山效應令我無法喘息。

  文章中那座精神病院我們並沒有上去,遠遠的看過去,一整排的樹木把它遮住了,有一種與世隔絕的味道,卻也顯得它是那麼的落寞。城市人的壓力與焦慮總是來自匆匆忙忙的腳步,每天不停止的循環,看不到一絲新穎的事物,或是每天的無聊,或是寂寞,沒有地方讓自己盡情的釋放。壓力來自生活,樂觀、悲態,還是可以毫不在乎的去面對。對於我個人來言,放鬆一下,放下工作,放下無限的執念,放下所謂的壓力,背起背包,不讓自己被塵世設定的框架阻礙,跳出來,壓力與憂慮便可消失得無影無蹤,不是嗎?

  下一程我們來到了那些我不熟悉的,卻充滿着濃濃的人情味的舊街市。是懷戀起了家鄉鄰里間不必言明的人情味,是舊的古典,卻是我記憶的藝術品,毋須刻意雕刻,卻比起任何事物來得有意味。看着賣豬肉的叔叔臉上燦然的笑容;蔬菜檔的婆婆熱情的打招呼;小賣部嬸嬸的禮貌,平凡的街市中有着不同的人們,他們有着獨特的故事,因此,這個社區才可以富有更多的故事,洋溢着濃濃的人情味。這個讓人懷戀,讓離開到遠方能思念這份情,那便是家吧!一個小小的社區卻能創造出無限的回憶,我們閱讀的文學作品也因情而更富傳奇性,也讓大家一起去融入這個家。

  尾聲的旅程,我們眺望了整個葵青區,陽光照耀下令它顯得更有魅力,我相信這一區成長的人都因它而驕傲,因為它就是自己最愛的家。文學所記錄下的每一個字,都無法表達它最真的感覺,親身來到走一趟,我不枉此行,那您呢?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a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