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靖鎣〈漫步葵青區〉沙田循道衛理中學


  在導師阿三先生的帶領下走出荔景地鐵站,一切出乎我意料之外。原以為迎接我的是一陣陣剌骨的寒風;出來後,迎來的卻是溫暖的陽光,絲絲涼風吹撫着我,涼中有暖;暖中有涼,十分愜意!

  在明媚的陽光下遠眺着對面的貨櫃碼頭,看見一隻隻巨型的吊臂懸在空中,由工人控制貨櫃的起落。吊臂看似笨重,但卻把貨櫃接得穩穩當當,小心翼翼地把貨櫃送到商船上,這就是吊臂每天的工作,日日如是,毫無新意。看到這時,我突然很欣賞這些吊臂,欣賞它們的辛勤勞動和不厭其煩地重複着一些枯燥乏味而又浪費體力的動作,就是這樣的老老實實和營營役役間,我彷彿看到了以前香港人那種不怕苦的拼勁——只有灑下辛勤的汗水才能換來一家飽食的生活。

  看完貨櫃碼頭後,我們徒步走上荔景山路,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些社區的公共設施:一個小公園,居民在此晨運散步,或專心讀報,與附近的街坊談笑風生,相處融洽,見面打招呼,互相嘘寒問暖,不時小聲講大聲笑,聊得不亦樂乎。

  再走上去就是一條馬路,兩旁有一棵棵鬱鬱蔥蔥的大樹,有幾隻小鳥在樹梢間飛來飛去,馬路上的車如流水馬如龍,香港人的生活節奏就是那麼快,「一車未停,一車又開」。馬路上的車不斷加速前進,也不斷排放廢氣,兩旁的大樹忠心耿耿地不停地重複着十年如一日的工作 ,吸入廢氣,排出氧氣,造福人類。抬頭一看,這一棵大樹粗大而挺拔,像是屹立在這裏很多年了。「這胖胖的身軀裝的都是廢氣嗎?難道樹的『胃』都是無底洞的嗎?那麼多素未謀面的『過客』都留下了不少爛攤子給它收拾,也許有一天,它會被這些無營養的廢氣撐死的。」我心想。

  再走遠一點,便是葵涌醫院了。大家的腳步不禁放慢下來,伴隨着「撲撲」的心跳聲,我們於醫院附近的一片草地上就坐。觀察四周的環境,陽光普照,白雲片片,暮山重疊,蒼綠聳翠。在這詩一般的環境下,我本是快樂的。可是,我位於的草地卻是一片枯黃,附近的車輪鳴聲不斷,發出了很多擾人的噪音,真令人煩厭!城市人的生活只求速度,不理過程而只看結果,同時,人的年紀愈大,身上所負的責任也愈來愈大,人們不能逃避因為避不了,只能乖乖地承擔責任,並將之解除,才能減低壓力。對我而言,壓力的源頭只有兩種:客觀環境和個人的得失。人若不是太貪戀物質,太着重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和責任的所在,壓力會這麼大嗎?「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是的,弱水三千,看透了是浮雲;煩惱無數,想開了是晴天。人就是喜歡自尋煩惱,放下就是快樂的道理誰人不曉,可是又有誰人能做得到呢?

  休息一會,我們步行至荔景邨平台街市,裹面有些舊式的茶餐廳、文具店和五金舖,還有超級市場和菜市場。在菜市場裏,一般的菜價都比別的街市便宜,就以賣水果的大叔為例,外面的水果店一般賣十元四個蘋果,而他則賣十元六個。問他為甚麼賣得這麼便宜,他擦着額上的汗,笑着答:「大家數十年街坊何必賣得那麼貴呢?不過一碗飯而已。」大叔的答話令我感覺到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動湧上心頭。現今世態炎涼,人情冷暖,商人為了能賺取更多的利益而拼命加價,苦了普羅大眾。想必,大叔的這種知足和諒人之道的人情味,只有在屋邨才能找得到。

  離開菜市場後,我們乘車到葵涌的南葵涌圖書館稍作整頓,便出發至最後一站——國端路村落群。從葵興工業區走到大窩口村落,沿途有不少值得一看的風景,右邊是美輪美奐、高聳入雲的私人樓宇,左邊是一些棄置的工廠、殘舊的公共屋邨,中間被一條粗糙的混凝土馬路隔開着,說得好聽是新舊融合,說得難聽就是有代溝。這讓我想起了牛郎織女的故事:公共屋邨純樸得似牛郎,私人樓宇高貴得仿如織女的出身,馬路是一條銀河,供牛郎伉儷年復年的遙遙對望,「盈盈一水間,默默不得語」,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告別了「牛郎織女」,我們參加「輕鬆散步學中文」的活動也接近尾聲了,通過這次活動讓我明白到文學就是生活,只要你在日常生活中細心聆聽,仔細觀察每一件物事,就是一花一木,一桌一椅,一人一物,也能成為我們寫作的素材和靈感。文學散步活動終在一片掌聲下圓滿結束。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a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