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翔〈城市規劃和變遷〉荃灣聖芳濟中學


  我獨步徜徉在這繁華都市香港的一個小地區——荔景。它既沒有山青水秀的南國秀色,也沒有粉妝漁砌的北國風光。眼前,只是一個寧靜的小山村,村落中的屋子都是由砂漿砌成的。驀然回首,卻見一個現代化的大城市。是啊,香港的面貌的確是日新月異,就連荔景這個新界的小地區也深受牽連。一路上,一直縈繞在我耳邊的不是小鳥的鳴叫,卻是車水馬龍的聲音。坐在葵涌醫院下面,一個難得一見的草坪上,在日光舒爽的照耀下,原本這是件很愉快的事。但這塊草坪卻是建立在馬路邊,聽着嘈雜的行車聲。再好的心情也被噪音煩惱得煙消雲散。現代化的發展,在這個地少人多的香港更是存在很多問題,每一段能行車的路線都被開發。而居住在馬路旁的棟棟樓宇中的居民都備受牽連。我們就連片刻都不願聽到這些永無止境的噪音,那居住在那裏的居民卻要每時每刻聽着這些噪音。避免聽到它們也可以,關上門窗就行,但房間裏的空氣就會頓時混濁,影響人體健康。雖然在這個旅程中伴隨我們的總是噪音,但這天早晨中的陽光卻是淡淡的,暖暖的,很是溫馨。心情也自然變得沒那麼暴躁。

  來到荔景邨的一個平台時,感覺回到鄉下的街市。在這個街口,我又看到了街市裏那些賣水果的老人和開着雜貨店的老人。他們坐在街口的兩旁,好像是這小街的守護神。街道很短,只有幾幢大廈,而且街道只有一個入口,他們坐在那兒,幾乎認得全街的人了。賣水果的老人,穿着一件濃密的毛衣,背着一個盛錢的藍布袋,坐在水果箱上。那個雜貨店的老人,正熱情地招待顧客。走到街尾的時候,一個懷舊和愉悅的心情頓時變得憂鬱,那街尾竟是一個垃圾站,在那垃圾站裏面裝滿着一車一車的垃圾。最令人噁心的是,裏面是某大廈的入口。一陣想法霎時浮現腦海,這看似寧靜和諧的小屋邨竟也被城市化污染,可悲,可悲。在這街尾後面是一條泊車的小巷,然後就是山邊了。風吹起來,山上綠色的大樹都沙沙作聲,給人清涼的感覺。青山和垃圾,最美麗和最醜陋,都全在這裏了。我們從街尾轉入屋邨的後門,那兒有一塊空地,是散步的好地方。一幢一幢大廈和停泊的汽車之間,有花園般的空地。在一張石凳上,一位居民和她的兒子正在曬太陽,那小孩皮膚白嫩嫩的,看起來挺健康。這小孩動個不停。過一會,他又用雙手雙腳支着身體,好像在那裏做掌上壓。他看來健康又快樂,一看就知道是在充分的照料和愛護之下長大的。這屋邨倒是有這個好處:有孩子遊玩和曬太陽的空地。但是,大廈間的空間卻愈來愈狹窄。以前這裏都是遊玩的空地,但逐漸的,許多空地都劃成車位。在擠逼的汽車佔去的地方之間,還有多少空地能給當地居民遊玩呢?

  城市的規劃只是發展商想賺更多的錢,在香港能真正體驗到寧靜的地區寥寥可數,就連屋邨也被城市化污染。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a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