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肖伶〈落後的街市〉十八鄉鄉事委員會公益社中學


  按下鬧鐘的嗶嗶聲響,其實我早醒了。家裏唯一的一扇窗,射來對面新建成大廈玻璃幕牆所折射的陽光,格外刺眼,我還未能適應。

  洗漱完畢,我取下掛在窗框上晾乾的衣服,順便替小盆栽灌點自來水,算是家裏唯一的生氣。我在冰箱裏拿出昨天買的那袋生命麵包,加一杯白開水,這就是早餐了。生命麵包,雜貨店賣七塊錢,就是一大條裝。連鎖式麵包店的,一個小麵包就要八、九塊錢,小的一個,中間還有不少空氣。生命麵包,可真的是「生命」呀!

  早餐過後,樓下已是一片喧鬧。反正閒來無事做,順便填補一下家裏的用品。活動一下筋絡。我扶着牆壁,艱難地一步一步下樓梯。樓梯的扶手早已長滿鏽跡,而且搖搖晃晃的,扶着不安全。在樓梯轉角時,見到了老陳。「陳伯,剛剛買菜回來呀!」「是呀,今天的白菜挺新鮮的,才三塊錢一斤呢!「「真好,我也去看看!」「好,你自己小心點,扶着牆呀!」他站到一邊,給我讓了條「寬」的路。老陳一直都是這樣,幾十年的街坊了,依然那麼熱情,有甚麼好的東西都會和我說。

  來到街市,非常吵鬧。吆喝聲、叫賣聲、討價聲早已形成一片,總能在耳邊聽到。我走到菜攤那裏,見到老闆娘正在幫那蔬菜灑水。「王太,又來光顧小店啦!」「哪裏哪裏,別說笑了。聽陳伯說今天的白菜挺新鮮的,給我稱一斤!」「一斤白菜!再給你點蔥!「」謝謝啦!」一轉身,看到一個小伙子正在將運貨的四輪車向我這邊推來。「王太,小心!」我笨拙地避開了。我又來到雜貨店,這兒的東西便宜又耐用,最適合我買欠缺用品了。門口擺滿了一箱又一箱的貨品,那條入口道剛好夠我走進去。聽見幾聲「喵喵」的聲音,小白又在向主人討東西吃了。「李太,我要一斤白糖。」「好,你等一下。」主人走進貨物間幫我稱白糖,小白就開始東翻西翻了,還撞到了那堆在一起的餅乾。「王太,你的白糖。拿好,小心點走!」「好,謝謝啦!」小白跟着我一起走出雜貨店,搖搖尾巴,想是在跟我揮手。就快走到我住的那幢樓,又見到幾位老街坊在街市後面的凳子上坐着聊天。有的說大米有漲價了,有的說自己的風濕骨痛又犯了,有的說最近老是被對面大廈施工時的聲音吵得無法睡午覺。「王太,這麼快又上去呀?坐下聊聊天吧!這麼快回家也沒事做呀!」「不了,我回家休息一下,你們慢慢聊!」「那好,你自己小心點!」

  回到家,聞到一股沉悶的氣體向我駛來。我去廚房放下白菜和白糖,把白糖倒進那個罐子裏。「嘭」的一聲響,嚇得我撒了一些白糖在地上。唉!真是白白浪費了!對面的大廈總是突然發出巨響,經常把我嚇一跳。倒完白糖,我坐在木椅子上發呆,不知道接下來該做甚麼好。為了打破這沉悶的氣氛,我被逼開了電視。「政府於昨日早上發佈了本年度財政預算案……」看着這些內容,我一頭霧水,根本就聽不懂。我換了頻道,標題寫着「娛樂新聞」,又是一個令我雲裏霧裏的內容。無奈,我關了電視機,屋裏又恢復了沉悶的氣息……

  對面的大廈依然實施工程,而我依然過着這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生活。外面的世界,我不懂,我也沒辦法去弄懂。它太快了,我太慢了。我跟不上這急促的步伐,我很難跟它結合在一起……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a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