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月雯〈香港現況〉沙田循道衛理中學


  「葵涌是一個奇異之域,石籬一帶,工業區住宅區並存。」由荔景地鐵站出發,對面就是貨櫃碼頭,香港的經濟,繁榮,但又有多少人知道繁榮背後員工的辛酸?後面就是公營房屋,強烈的對比,但又沒有一絲怨言。車的聲音由細至大,大至細,大家都有次序地從馬路開駛着,貨櫃碼頭的巨臂徐徐移動,一座大山挺立在後方,像對此感到安穩,沒有一絲怨言。風靜靜地吹着,樹靜靜地搖擺,就像對這生活與世界都默許了。「最大的悲劇不是壞人的囂張,而是好人的過份沉默。」

  來到葵涌醫院腳下,十分恬靜,風吹着讓人涼透心,青青郁郁的草地,散發着一種清心,清新的氣味,完全不像在精神病院下。正當想閉上眼睛感受着這一切的寧靜,車輛的聲音,廢氣又來了,把眼睛一刻的寧靜也扼殺了。

  城市人總處於壓力與焦慮下,因為他們沒有親近,接近大自然,「所謂城市,無非是逃避上帝的地方,是沒有上帝召見和盤問的地方。」

  走到這荔景邨,中間的街市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這裏頭買的東西,樣樣俱全:魚、肉、菜、馬桶……旁邊的垃圾房流出一大灘水,居民對此已習以為常。公營房屋下有許多麵包舖,雜貨店,就像回到了香港70年代的景象,突然一個大型的連鎖超市,打破了這一切,象徵着時代的轉變。老人在旁慢慢走動,彷彿融入了這景象,香港一貫的景象。對外的景觀,是一箱箱貨櫃,香港的繁榮,又有誰會發現這暗小的一角?

但這暗小的一角,後方卻有很多人排着隊來要。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a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