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佩貞〈隨想〉沙田循道衛理中學


  貨櫃碼頭集結了來自地球各方的貨物,包括毛巾、文具、書籍等日常用品。 貨櫃箱紅紅橙橙地堆砌成不同立方體,與寶藍的海和晴朗的天空格格不入。我身處的地方是公共屋邨,民居對出竟是高速飛快地駛過時,投下了一陣異味,待得臭氣散去,一輛接著一輛的交通工具閃過,永無間斷。即使旁邊的植物盡力把二氧化碳吸入,並釋出新鮮的氧氣,也無法與汽車的數量抗衡。這就是城市吧?既然問題和和煩惱源源不絕,不如讓自己變得麻木,融入這個逼人隨波逐流的城市。

  還沒有思考完畢,我已經不由自主地隨著導師和其他同學繼續向前走,掠過一棵又一棵被安插在道路旁的大樹。我的記憶隨之淡化,我的腦海裏大概只剩下教科書的知識。

  當導師的聲音蓋過城市的噪音,我才發現我們已經到達荔景邨這充滿詩意的名字!我覺得荔景該配上桃花,但我不奢望甚麼。導師讓我們四處閒逛,我發現荔景邨的街市被樓宇包圍,怎樣也無法衝破一幢幢的屏風樓。華景山莊附近還有一幢被排斥的徙置大廈,它依山而建。沒辦法,香港地少人多,山多平地少,如果香港在三十多年前沒有發展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人口會否較少?地方可會更寬敞?香港人的力的壓力會有更多渠道處理嗎?又或許,這些只是演變的過程,我們只是被動地成為成全這巨變的配角。公路和每天變更的貨櫃碼頭,焉能安居?

  接著,我隨大夥兒來到馬路中央,葵青醫院腳下的草坪就坐。鳥鳴和汽車駛過的聲音交響著,當一輛車。

  我很想去改變這個養育我的地方,但我感到無能為力。站在豪宅的四米高大門前,矮小的我連翻牆的力氣和勇氣都沒有。想香港改變的人,豈止我一個?望見貧富懸殊愈趨嚴重,公共屋邨的設計採用同一格調,城市人頭腦簡單化,城府愈深,我只有接受,並成為其中一份子。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