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鈺珊〈荃灣‧散步‧留情〉嗇色園主辦可藝中學


                    三棟屋

  三棟屋門外,兩棵看似老年的松柏彷佛是陪伴着三棟屋改變的經過。三棟屋內的路線猶如魚骨,由主向外分支。

  我走進了從前住着長子的房間。正對着門的是擺有碗筷的飯桌,好像是想告訴別人,曾經坐在這裏幸福生活的家人多麼溫馨地吃着晚飯。我上前坐在竹條編織的凳子上,感覺爸爸媽媽就在我身旁陪伴。閉上眼睛,我感覺到空氣是如此清爽,讓人神清氣爽。可想而知以前的人,生活的地方多麼自然樸實。眼看參觀的人都走了,我也從家人的溫馨中抽離。走出三棟屋,我回望,獨自回味着那股清新的氣息。

  走過幽靜的小巷,恍恍惚惚,讓人有一種「這就是三棟屋與外界的分界線」的感覺。漸漸地遠離了三棟屋,走上了嘈吵的天橋。

  在三棟屋從未出現過的喇叭聲;車輛的排氣以及人們抽煙的味道,在天橋上散播着。明明是兩個這麼近的地方,但是為何相差這麼、這麼大?為了不讓我腦海中那美好的場景及氣息被這裏的情景沖散,我只好趕快離開。

                    賽馬會德華公園

  遠離了——遠離了那吵雜的「都市」。我邁進了名為「賽馬會德華公園」的地方。

  進入後映入眼簾的是正中央有些兩棵柳樹伴隨着一些悅耳的歌聲。就在這時,風拂過柳樹的頭髮,讓其「大家閨秀」的風情若隱若現。柳樹旁還立着兩個獨立的小花叢,我們都認為是兩個「閨秀」的小丫鬟。以它們為中心,四周都是高大的榕樹、柏樹,重重包圍着長髮飄飄的「閨秀」,讓人誤以為是達官貴人、公子哥兒想取得美人歡心呢!

  漸漸地,我看不下去這情意綿綿的場景,紅着臉、羞人的走到不遠處的橋邊。看見從湖中流出的水形成小河,像是表示着前面就是出口。清澈的小河帶我走出了「情場」。

  走出了「御花園」看見的是截然不同的世界,聽到的也不會是鳥兒的歌聲,而是一條大馬路……

                    眾安街菜市場

  正對面就是一個菜市場。不過不同於其他常見的菜市場。它的門口正好對着紅綠燈,而菜市場門口旁有個樓梯,為它擋住了三分之一的面積,就像給它戴上了面紗。隱隱的,我嗅到了絲絲血腥的味道,彷佛在告訴我,他是「殺手」,不讓別人靠近。

  我想起一位作家說過幾十年前,他還是青少年時,母親曾經托他幫忙買菜,而他正巧在五、六點時買菜。誰知第一次去這個菜市場便叫他震驚不已,眼前的人山人海如同他這輩子見過最多聚集的人一般恐怖,但還是咬牙擠進了這個人山裏。

  他如何在裏面行走?他說:「根本就不用走,別人擠得你只能向前,沒得退後!」想想都是嚇人的場景,我被這黑暗歷史嚇得「逃之夭夭」。與現在的菜市場沒有一點相似之處。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