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寶怡〈旅人與過客〉保良局馬錦明夫人章馥仙中學


  你姑且可稱我作為一名旅人。

  行走於時間交錯之間的旅人。

  不必詢問名字,我不過是在茫茫時光沙海中的一名過客罷了。

  我走過許多地方,足跡可在地圖上畫出一張網。我親眼見證時間與歲月將他們改頭換面,甚至於更深入的內在。看見人類為他們披上了新的衣裝,偽裝了過住的真實。舊時的痕跡被滄桑填平;昔日的大街小巷,如今的絢爛城市,看見往昔變得面目全非,我的心中卻難以再起波瀾。淡然轉身離去,邁開步伐。其後的一個驀然回首,我驚覺竟又改變了如此之多,我訝異於變化的速度,也許有哪一天,當我重回舊地,我已認不出所有的人和事,說不出自己的所在,曾經熟悉的路途是否亦已不復存在?

  也許這便是人類口中所謂的「進步」?又或是一些白髮黃髯老人的歎息?我無法分辨,亦不想釐清。收拾好心情,向着下一個地點邁進。漫步在時空之上的路途,是那樣的,令人……

  越過山嶺,穿過海域。時間的齒輪依舊故我地運轉,悄無聲息的變更着世間的人和事。

  而我的腳步亦從未停滯。

  多少年之後,我再度踏上舊曰熟悉的故地,嘗試追蹤那被歲月磨平了的足跡,進而搜索那博大洪流中遺失的事物。

  映入眼簾的昰曾經熟悉,如今卻略顯陌生的地方。同一片土地,你卻已更名換姓。如今,你擁有一個我未曾聽聞卻更美麗動聽的名字——荃灣。

  也許,這個全新的名字更適合如今你嶄新而繁華的面貌。埋藏在面紗之下的是活在過往的那些人心中的記憶、影像,以及片段。

  遊走於此片城市當中,漸漸與人海融為一體,成為當中的一份子,如同大海中的一點小水滴,沒有人特別注意到我。四面八方傳來的吵鬧與喧嘩像是訓練有素的軍隊把我徹底地包圍得密不透風,城市化遮蔽了過去真實的面貌。

  我緩緩的闔上了眼,任憑心訴說着過往的寧靜。樹木的枝椏隨風搖曳,樹葉磨擦的沙沙聲,樹下久久未能驅散的孩童笑聲,木屐快速移動,和地面有節奏的碰撞聲……彷彿全都言猶在耳。

  沿路走來,我看見了許多本不存在的新奇事物。舊日自然的風光被染上了商業與科技的色彩,琳瑯滿目的商店和大廈點綴着美侖美奐的裝飾,披上了嶄新而繽紛的衣裳。

  在我的眼中,一切彷彿面目全非。我漫無目的,盲目地繼續行走,心底不自禁浮現迷茫的情緒。遺失之物,該從何找起?我苦思着,嘗試從腦海中挖出那怕一丁點兒關於過去此地的記憶,指引一下方向。

  倏地數個片段如走馬燈在我腦海中一閃而逝。忽然想起了甚麼,心中暗暗下了一個決定。

  既然如此,那就先去那裏看看吧……那裏是否能找到丟失了的東西呢?
我俐落的一個轉身,向着另一頭截然不同的方向邁開了腳步。

  過往的田園風光不再,破碎的瓦礫中孕育了新的生命。這裏的一切都受到了革新的洗禮,然而三棟屋則成為了當中的特例。僥倖,亦顯寂寞。難得一處尚能令我感受到一絲熟悉的氣息,儘管經已不復原貌。

  三棟屋的圍牆顯得異常蒼白,正如舊時年輕人意氣風發,那活力的烏黑秀髮已被歲月染成了白絲。從外面遙望,整體依稀留存着舊昔的輪廓,不知裏面是否仍完好無缺?

  內堂的裝修多多少少沖刷去了一些過往的風味,各種昔日的用具標示着名稱及用途,那些偽造的建設封閉了舊日的風光,以及往昔自由奔放的故事。來來往往出出入入參觀的人潮,讓我清晰瞭解到,三棟屋的意義已不如從前。樸實無華的客家圍村搖身一變成為了平和皓白的博物館。

  我腦中傳來一條訊息:這裹沒有我想找的東西。

  把趁機逃出的失望重新關了回去,揮別了三棟屋,向別處進發。

  地上鋪排成畫的瓦磚,瀝青壓抑着過往思念的痕跡。從前的建築和現今的差距無法用言語確切描述,而生活上同樣有着翻天覆地的轉變。我行走在街道上,男人手上的公事包取代了往日的鋤頭;女人手中的LV手袋取代舊日的竹籃;孩子手裏的鐵甲人取代了昔日的小石子。

  眾安街、大光明戲院、龍華戲院……熟悉的名字,不再熟悉的景況。往昔熱熱鬧鬧,熙來攘往的運動場如今只剩幾棵疏落的大樹立在灰色大地之上,低垂枝椏發出歎息,顯得有些淒涼。

  走過了數不清多少條的街道,在一座又一座高聳入雲的高科技產物之間來回穿梭,在名為「荃灣」的地域上徘徊了許久,正當我已心灰意冷,不再抱持尋回失物的希望,欲要離開之時,我發現不遠處一名滿臉皺紋的老人正向眼前一個十多歲的孩子訴說荃灣過去的風光,話語中流露出難以掩埋的懷念,那歷盡滄桑的雙目遙望着遠方,思緒不知將飄去何方?小孩歪着頭聽着,眨巴着大眼,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我默默地轉過身離開了。

  世間上沒有任何事物是永恆的,時光將帶走一切。荃灣昔日的記憶將隨着老一輩人的離世而消逝。舊會被新取代,而過去亦會逐漸被淡忘,其後消聲匿跡。

  我們無法改變甚麼,更無法捉住甚麼,也無法留住甚麼。身邊的一切的變化從未停頓過,我們卻總留戀過去。在時間的洪流中,有甚麼是永恆不變的呢?今非昔比,物是人非。你我不過就是在茫茫時光沙海中的一名過客罷了。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