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美惠〈荃貓〉德貞女子中學


  我決定離家出走了。

  就因為我不小心打翻了一盒牛奶,媽媽就大發雷霆。為了表示我的憤怒,我聳聳鼻子,從我自己的小門裏鑽了出去。

  我漫無目的地走在大街上。這一切既熟悉又陌生。我沿着馬路走,穿過了一個地道,小心避開川流不息的車流,走到了一個很奇怪的地方。

  高高聳立的大門威嚴而慈祥得守護着這裏。兩肩上雕刻着尖尖的鳳凰,象徵着與龍並肩、至高無上的地位。我從側門進去繞了一圈,裏面的香火氣味讓我的鼻子有些難受。忽然,我發現這地方正中間有座台子,台上陳列着幾個盤子,裏面似乎盛着食物。我一個箭步跳了上去,才發現裏面是水果和肉。我對這些食物相當不滿,我報復性地踢了踢盤子。這時我才發現,在盤子的後面坐着一個女人。她滿頭珠寶,面容精緻,雍容華貴,穿着繡着金鳳的袍子,帶着不容侵犯的威嚴。不過她這樣子與我平時所見到的人都不一樣。我打了個哈欠,不再理會這奇怪的女人,又從側面轉了出去。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這奇怪的地方門口圍了一群人。那群人中間站了一個微胖的男人,腰上圍了一個黑色的方塊,嗶哩吧啦不知在說些甚麼。我悄悄走進去,見沒甚麼意思,便走了。

  我繼續往前走。一路上,有許多人看着我。我揚起頭,很不屑:切!沒見過人家出來散步麼。

  不理會那些目光,我不知不覺來到了一個熟悉的屋子。幾棵古老的大樹在屋前矗立,撒下一片濃蔭。圍牆牆角的漆有少許掉落,但依然蒼白。被翻新過的黑黑的瓦片掩蓋住了濃濃的鄉土氣味,遮住了藍藍的天。保留了少許記憶的屋子在身後高樓大廈的壓逼下苟延殘喘,傳承了老一輩記憶的屋子漸漸在現代化下被掩埋,忙碌的人們已無暇從以前的故事從沉澱的泥土中挖出來細細述說。這裏曾經是爺爺生活的地方。那時抬頭望天,還是那麼的一望無際,一塵不染。爺爺總喜歡說這寸土地的故事,說他與這裏的人如何如何。爺爺說起故事來,總是開心得鬍鬚一顫一顫。爺爺總是懷念他那一輩的故事,但這無憂、樸素的生活卻不在我的生活模式之內。爺爺與我講故事時,我的心思總是在那些大城市新奇的玩具上。可如今來到這裏,我似乎能感到一絲絲無奈,一絲絲哀傷,那是被歲月的洪流衝向時間深處的哀傷。我抽抽鼻子,轉身離開了這與現代高樓大廈格格不入的老屋。

  繼續往前走着,我忽然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個腰間繫着黑色東西的人,他身邊依然圍着一大群人。我跟着他們,來到了一個很大的地方。這裏很空曠,帶着荒蕪的孤獨。整個場地被鐵網圍着,偌大的地方空空蕩蕩。唯一熱鬧的是地上細碎的小石子和被人們丟棄的垃圾。鐵網經過風吹日曬,已經變得鏽跡斑斑。我輕輕一碰,脫落的黑漆掉落了我一身。我抖抖身上的毛,將灰塵抖落,看了髒了的爪子,我突然有點想媽媽幫我洗個熱水澡,然後有熱熱的牛奶……

  起風了。我舔舔有些亂了的毛。我決定回家了。

  對了,忘記說,我是一隻貓。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