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盈〈荃灣‧散步‧留情〉嗇色園主辦可藝中學


                    天后廟

  灰濛濛的影子地毯般鋪在地上,四周靜悄悄的能聽見小鳥的歌唱,鼻尖圍繞着淡淡屬於香火一類的味道,給人寧靜安詳的感覺。

  抬頭望去,看見白髮蒼蒼的老人在剪紙。走過去看,發現她們沒有用任何輔助工具,直接就把幾張紙疊在一起剪,簡直讓我歎為觀止。我曾經聽外婆說過,她小時候,女孩都要學會剪紙,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嫁到一個好老公。

  走過一條小路,來到天后廟的正門。門口有一座很大的牌坊,牌坊有中門跟兩邊偏門,牌坊上面畫着梅花,竹子之類的植物。門及閘之間有都有擺放一盆長年青翠的的松柏,看起來也有很多年了。牌坊兩側有許多紅的、黃的、綠的旗子,像是鎮守天后廟,威風凜凜的侍衛,讓人心生敬意。而旗子後面則種了一些竹子,每當清風刮過,耳邊便響起一陣「沙沙」的聲音。牌坊後有一面中立的石牆,上面有個大大的福字,讓我想起去年新年來大姑媽家拜年時,曾經路過這裏,大姑媽說過年時摸摸那個福字,可以起祈求得到一年的好運氣,我和姐姐還有堂弟激動的跑到福字前摸了好幾下。

  走進裏面,我看到廟的正前方供奉着天后娘娘,兩側着被劃分成兩個偏殿用來給人算命。一開始我一直以為任何廟堂,都是一些善男信女拜祭的地方,他們為自己的事業愛情祈求一個美好的未來。可事實上卻不是這樣的,來這裏拜祭的,只有一些兩鬢蒼白的老人。有些是孤身前來,有些則是和自己的朋友一起來。就是沒有年輕人來。可能是因為年輕人覺得,美好未來是自己爭取的,「如果一個人不努力,光是祈禱又有甚麼用呢?」之類的。可是我覺得來這裏祈禱的老人,一定都是為自己的兒孫祈福,因為他們都已經年過半百了,還有甚麼渴求呢?唯一的心願也只是希望自己的兒孫平安幸福。

                    三棟屋

  我慢慢的行走到一棟白色,看起來有些歷史年代的房子前。這房子的房蓋是由一片片黑色脆脆的瓦片所蓋成,配合白色的牆壁有點像古代的江南。想很久以前的小孩「一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情景,我不禁偷偷在心裏笑了起來。

  三棟屋有三個門:一個大門,兩個偏門,大門上寫着「陳氏祠堂」,還貼着門神和對聯。門口有一棵高大的榕樹,簡老師說當榕樹的鬚留到很長很長的時候,鬚就會在土地裏面紮根,然後重新生長出一棵新的榕樹。這也是為甚麼一棵榕樹可以長滿整個森林的原因。我猜想這棵榕樹一定見證過許多美好的、悲傷的、不為人知的事件吧。

  走進三棟屋裏,首先看到的是大堂。佈置很簡單,只有一張桌子和兩張椅子。而兩側有個小門,走進去就是一條走廊,走廊裏有很多房間。讓我印象最深的是有個房間裏掛了很多版畫,畫裏記載的是一些民間故事,例如《白蛇傳》、《牛郎織女》等,裏面的人物不像現代的漫畫人物一樣,反而是像唱京劇的人那樣。畫裏的人物神態各異,有的開懷大笑,有的愁眉苦臉,顯得栩栩如生。走到另一個房間裏,我看到一頂小轎子,旁邊有一些箱子,酒罈和籃子。這些東西原來是古代女子嫁婚事的用品。

  逛完了古色古香的三棟屋後,我出來時感覺就像還在回那個年代一樣。我放眼望去看到了一條長長的欄杆,欄杆的另一頭是現在常見的高樓大廈,還有惠康超市的牌子大大吸引着人的目光,而欄杆的這頭有着引人注意的大榕樹外,還有圍繞濃濃古風氣息的三棟屋。我覺得那個欄杆就像是以前與現代的分割線,那頭車水馬龍,這頭幽靜安寧,就像天與地的分別。可當我抬頭望去,發現映襯這座三棟屋的背景不是蔚藍的天空,而是煥然一新的高樓大廈時,我覺得這種古色古香的屋子似乎有些格格不入,心中不禁有一些惆悵和可惜。

                    賽馬會德華公園

  走在幽靜的小路上,聞着空氣中漂浮着很淡很淡的花香和青草味道,沁人心脾。當我抬頭望着其中一棵樹,這時候的太陽已經燦爛的撒下自己的光輝,金光透過樹葉與樹葉之間的細縫照在地上,形成斑斑的光點,一下子就讓人拋棄了大都市的繁華,轉身投入了大自然的懷抱。

  走過小橋,來到一個很大的水塘。水塘裏的水帶着透透的碧綠色,有許多烏龜快樂的遊動着,又或者懶懶散散的趴在石頭上休息睡覺。水塘邊的有好幾棵,我有好久沒見過柳樹了。柳樹如同少女美麗的秀髮,當微風戲耍般穿過時,搖擺的柳枝又像是少女舞動的裙擺那般飄然美麗。

  水塘中央有個小涼亭,涼亭延伸到兩側有個小走廊,再相連另一邊的小涼亭。涼亭,水塘讓人不禁想起電視劇裏面,一些達官貴人的山莊後院場景,古色古香,讓我幻想了好一會。現在的公園很少有這麼古風味道的地方了,我想要是能多一點這樣的公園,享受片刻的寧靜,在這喧鬧繁忙的城市中,算是得到一些與眾不同的放鬆和享受。能脫離繁華的城市,也是難得的一件事情。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