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潤強〈荃灣的暮年〉迦密愛禮信中學


  我家的盆栽,挺立在靜止的空氣中。經歷數個春秋,它也不斷換上新衣。那陪伴着我成長的荃灣,也不斷換上新衣……

  在德華公園內,一棵孤獨的銀杏樹瑟縮在公園的一隅。樹枝上掛着七零八落的葉片,寂寞而淒涼。金風輕拂,葉子發出沙沙聲響,一首美妙的交響曲迴蕩不斷,緊接着幾片葉子隨風飄落。微風過處,悠悠天地間,便是它們這些輕舞飛舞的精靈了。我定睛凝視那飄落的葉片,它像一把金黃的扇子,美極了!我輕輕撿起一片葉子,把葉片放在鼻子前,微微吸了一口氣,淡淡的清香悠悠地飄進肺腑,令我心曠神怡。真想把這美好的景象留住。可是,這片葉子已經飄落了,那屹立的銀杏樹,也凋零了……

  踏入河背街,龍華戲院已成一件毫不起眼的「裝飾品」。殘舊破落的外牆直接反映出它擁有悠久的歷史。畢竟,老態也是美態的一種。聽說以往工廠工人生活十分簡樸,娛樂消閒的選擇有限,對很多工人來說,到電影院看電影似乎是唯一的選擇。在這間電影院裏,那闊大的屏幕上,不知又搬演過多少悲歡離合呢?

  楊屋道球場遺址裏,只是一片荒涼。在這已找不到半點運動場應有的熱鬧。跑道上的白色線條不見了,看台也不存在了,田項比賽舉行的草地佈滿一堆草叢,其中偶然長出一兩株灌木。幸存下來的,只有一間茶水亭。白色的牆身被蓋上灰色的布幕。在陽光普照下,盤旋在空中的塵埃清晰可見,牆角也佈滿了蜘蛛絲。與旁邊林立的高樓大廈相映成趣。不知它們能否逃離被重建的厄運呢?一切只好隨遇而安。滄海桑田之感,油然而生。

  不知到了那天,我家的盆栽會漸漸變黃,漸漸枯萎。我記憶裏的荃灣,也隨歲月的流逝,慢慢逝去。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