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穎雋〈通往希望與幸福的車站〉李求恩紀念中學


  白皚皚的雲輕輕飄到舊日的火車站,呆呆的我也靜靜隨着它的步伐緩步前來,彷彿要告訴我通往希望與幸福的方向。

  一塊白皚皚的門牌由兩根柱子支撐着,寫着中、英對照「大埔墟火車站」文字。一架簡陋的「火車」立時映入眼簾,抓住我的目光。走近去,我輕撫滿佈灰塵的他,想像着過去他跑遍香港各處,曾經盡心幫助無數人,無數人因它安全地抵達目的地的日子,它卻因此而疲累了,受傷了。如今,他的努力終於獲得眾人認同,安享他的晚年,屹立在門口最耀眼的地方,得到眾人的膜拜。

  被他喚醒的我好奇地繼續享受這趟火車之旅,一座略顯陳舊的建築聳立在眼前,灰濛濛的,卻無損他的威嚴神武,同樣掛着白皚皚的門牌,同樣地寫着「大埔墟火車站」的中英文,這回卻鑲着黑邊。他們彷如兄弟一般,但命運不同,不同的是放在博物館大門口的,人們走進來,經過它,並不留意,更不留戀,可是放於此處的卻盡得人們的青睞,注目。這讓我想到人的樣子長得醜陋,但命運與樣子大相逕庭,上天似乎要給他們開玩笑,卻一點也不惹笑。

  想到這裏,我的視線不覺往上移,發現上面掛着三個形狀獨特的脊飾,左右各一隻,它有着龍的頭,魚的身,還有一雙微彎的角,兩顆大大的眼珠,滿佈魚鱗的身體和尾部,只覺得十分噁心,它們中間有一顆銅錄色的瓦珠,它們彷彿要準備展開一場涉及生死的球賽,那猙獰的面目為着讓對手感到恐懼,然後頓時世界的時間靜止了,他們被永遠停留在這一刻。把目光再放遠一點,發現了牌子上方喜鵲和牡丹的浮雕,浮雕一定經歷了不少前陳往事,風吹雨打,卻不想記起,更不忍稱說。它把自己的記憶收起,變得朦朦朧朧的,為了不讓人發現。屋頂兩旁還有一對蝙蝠,一隻在展翅高飛,一隻卻收起雙翼,躲起來,不讓另一隻發現他的行蹤,真像一對在冷戰的情侶,故意互相遠離對方,但心裏卻顯然不安,只好停留在屋頂,從對方背後默默守護。

  我收起目光,低下頭,微微彎曲的鐵軌、零散分佈的細石,形狀各異;一排又一排破舊的枕木,散發着舊日火車站獨有的香氣,香氣牽引着我的思緒,也牽引我的腳步,我逕往前走,第一步,細石把我的腳抱住了,不肯放手;第二步,枕木把我的前路擋住,不讓我輕易前進;第三步,細石摔開我的腳,不讓我停在上面;第四步,枕木「啪啦」一聲,向我發出不滿的聲音。每走一步,他們彷彿都在訴說着人生路不好走,充滿無常,不能掌握。

  走累了的我,在鐵軌旁的長椅子坐下,眼前突然出現兩個壯漢,正在互相切磋。他們粗糙的身軀連着地面,同時又因打鬥而緊緊糾纏在一起,那濃密的綠色頭髮給風輕輕一吹,不禁吹落了數根,他們卻無暇分心理會,彷彿不分個高下,絕不分離。勝負,真的那麼重要嗎?

  回過神來,我再次往建築物裏面走,兩架個性鮮明的柴油火車立即向我招手,一個是穿着純樸軍綠色西服的紳士,我能想像昔日人們走向月台,充滿期盼,歡天喜地迎接家人、朋友遠道回來的感人場面;一個是穿熱情奔放的紅色球衣的運動員,我又想像他舊時在鐵軌上奔馳,讓出差的人能及時辦成要事的繁忙場景。現在他們重聚於此,互相凝視,無聲地與人們一起話當年,回憶過去的風光歲月……

  我默默地沿着散發着獨特香氣的無聲回憶登上火車:

  第一步,只覺黑漆漆的階梯小小的,快穩不住我的腳步;第二步,只見階梯露出白花花的「污點」;第三步,我低頭了,我駐足了,我視野模糊了,變得白皚皚的,如天上的雲……

  我知道,讓人登上「希望」,登上「幸福」的台階,早已過去了。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