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嘉麗〈沉默〉十八鄉鄉事委員會公益社中學


  大埔,給人一種不同的感情。應該是因為它獨具的靈魂。與別不同的感情,才透露出不一樣的氣質。

  風輕雲淡,綠草仰望白雲,湛藍色的湖泊倒映着依偎的影子。有潔白的鷺鷥低低擦過盪漾的心湖,金色光芒在波光上踏出曼妙的舞步,一切都那麼安靜。不時又會出現一些吵雜——是街坊鄰居的交談,或生活關心,或煮食心得,或購物情報,卻沒有打擾環境的平和。這裏的人像是十分熱情,好像和誰都一樣稔熟,也成為了這裏的一種氛圍。

  我到了鐵路博物館,欣賞多年以前的火車。走在我無法追溯年代的路軌上,它睡得很沉。一塊塊接續橫排的木片,連接上了沉默不語的火車卡,是一場多少年的無聲對話?風吹沙沙的細葉榕,是否你們的嘆息?「空隆空隆……」,來往紅磡和落馬洲的港鐵列車飛駛而過。我張開雙手,閉上眼睛,站在路軌上,靜靜聆聽四周的呼吸。「空隆空隆……」,一手一世界,我像在遊走於時光隧道。遠看是密密的乘客與蛇一般長的高速電動火車,我該怎樣想像眼前高大的鐵皮箱?曾否載過我的祖先?腳下的橫木條紋,你又記錄了多少個來回聚散的故事?我好奇,卻沒有答案,只能想像有人在車上查票,有人托着方盤兜售,熱熱鬧鬧。不是低頭注視螢光幕的寧靜,也不是擁擠碰撞的吵罵。我開始對「進步」的定義感到迷惑。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