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豪〈大埔鐵路博物館〉新界鄉議局大埔區中學


  跟隨着導師的腳步,來到了鐵路火車站的門前。門前兩邊的裝潢和正上方的門牌與照片裏看起來並無兩樣,抬頭望,看到建築上的「垂脊」,令我聯想到古代的皇宮,因為皇宮的屋頂也有這樣的裝飾。整個車站和以前相比都沒有甚麼變化,但是我感覺好像少了些甚麼。少了的那些,又是甚麼?

  我一邊思索着這個問題,一邊跟隨着大隊來到火車站旁的老榕樹下,來到樹下我不禁讚嘆:這棵榕樹比我以往所看的榕樹還要高大,那麼它該有多老?我聽到導師說這棵榕樹擁有悠久歷史時,我心裏油然而生出一種想法:它會不會解答我心裏的問題?想到這裏,我抬頭向上望,許多氣根垂落,而其中一條搭在我的肩上,彷彿想解答我的疑問,可惜,我不懂它的語言。

  抱着失落的心情跟在隊伍後面,來到榕樹旁的一輛火車前,這輛火車看起來很新,想來應該保養得不錯,但是,它能解答我心裏的疑問嗎?不能,因為它那些對車站過去的記憶已一一被人拆去,而如今它僅有的回憶也被油漆所覆蓋。當導師向我們講述〈枕木〉這篇詩的時候,我俯下身子,用指尖撫摸着路軌,看着枕木上的紋路,不禁嘆了一口氣。緩緩地閉上眼,在腦海裏努力地想找出哪怕一丁點關於過去這裏的記憶,但竟然一點也找不到。

  沿着路軌,漫無目的地向前走着,走了多久?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