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德慧〈假如我是住在深水埗的一隻花貓〉迦密愛禮信中學


  川流不息的街道、熙來攘往的人群、林林總總的店舖、各式各樣的商品、高聲吆喝的賣家、精挑細選的買家、四處走動的寵物……這恆久不變的風景裏卻有着鮮為人知,只屬於他們的故事。

  我只是一隻沒有固定的居所,整天到處瞎逛,被深水埗街坊共同養大的小花貓,雖說如此,我只是和其中的某些人特別熟絡。就說他吧,他是個不喜歡回家,到處亂走的少年,他小時候父母便雙雙過世,只剩下他和哥哥相依為命,他也是個可憐的孩子,不過這也正正應驗了那句「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我之所以會熟悉深水埗,主要原因就是自己小時候被這個好動的傢伙給拐帶的!我還記得那天我在天台上慵懶地伸着懶腰,打着哈欠時,我突然被一雙白皙但粗糙的大手扯起,我不滿地亂揮雙爪,想抓到扯自己的人,怎料,我被那人扔到天台的角落,我發誓要是我能說話,我一定會把那人狠狠地臭罵一頓。沒錯,那人就是他,我們從一開始就有仇了,從此,孤獨得像一匹狼的他身邊多了一個「小跟班」,我跟在他身邊的原因:一,報仇;二,美食,不然怎會是拐帶呢?他有時帶我到鴨寮街,有時抱我到黃金電腦商場,有時還偷偷地帶我到西九龍中心,鴨寮街賣很多不同的東西,例如手機、燈飾、耳機……很多不同類型的東西都應有盡有,還在附近買東西給我吃。黃金電腦商場則有不同種類的電腦零件,既便宜又實用。兩個地方都看見了不同種族的人。到西九龍中心的時候,我不能到處亂跑,只能呆在袋子裏。我最喜歡的還是那間糖水店,雖然沒吃過,但聞起來也香噴噴的!

  說到另一個熟絡的人便是她。那時,她已經是中六學生,在這時候本來應該應付文憑試的她,在假期時卻整天都外出打工,絲毫不為考試作準備。有一天,她抱着我去到她的家,堅強的她把我當成她的傾訴對象。那時,我才知道看似對讀書、上大學沒有興趣的她知道因為家中無法負擔自己和弟弟一同上大學的巨額費用,而且需要多一個人外出打工,幫補家計,最後便打算放棄這個讀大學的機會,亦因為怕父母感到愧疚以及影響和家人之間的關係,所以她便裝成一副不喜愛上學、讀書的樣子。現在,這個溫柔體貼、善解人意的少女已經看起來成熟多了,也找到固定的工作,住在宿舍,偶然回來看一下父母,留下點錢。不過,最近看見她,我發覺她憔悴多了,在外工作想必很辛苦吧……

  我蜷曲着身體坐在某士多的紙皮箱上,看着這熟悉的街道、吵鬧的人羣,心裏暗忖道:這老舊的街道有多少人仔細觀看、了解?當中的各樣故事,不知道的人太多了,知悉的人又有多少?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