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源鋒〈假如我是深水埗的一隻花貓〉天主教伍華中學


  走在深水埗的街上,偶爾能看見一兩隻花貓在街上閒逛。假如我是深水埗的一隻花貓,我會慢慢走在深水埗的街上,細味深水埗殘舊的建築、街上的路邊攤、小巷和人情味。

  走在深水埗的南昌街上,仰望這些殘舊的建築物。這些殘舊的建築物就像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雖然老人已經命不久矣,但他仍然堅守崗位,為人們帶來一個避風躲雨的安居之地。再平望街上的路邊攤,看見小販再大聲地呼叫着人們買東西和一些「師奶」在與小販議價。身邊總有一些行色匆匆的人經過,當中不乏南亞裔人士,這些人便是「上班族」和「打工仔」。

  走進小巷,俯瞰地下,能看見地上有很多的垃圾,還有蟑螂,幸運的話還能看見老鼠。

  突然,有一位老婆婆一邊推着一架手推車,一邊在拾紙皮。她彎下她那因長期拾紙皮而佝僂的腰,然後用她那顯瘦,毫無縛雞之力的手去拾紙皮。這位老婆婆雖然貧窮,但她卻自強不息,用雙手養活自己。

  到了傍晚,走到通州街橋底,現場已經席地坐滿長者。長者在這裏幹甚麼?等巴士?不是。排隊買東西?也不是。那他們在幹什甚?他們在等義工派飯。在那刻像一片孤島,圍攏聚集的只有義工、貧困長者、無家可歸者、和周邊面目不清的遊蕩者。為了最基本生存需要,擠在水泄不通的人流裏領上一個飯盒、一瓶水,絕對不是件秩序井然的事。儘管義工眾多,現場仍然一團混亂。擁擠的人群讓人感到無力,因為赤貧太過真實。

  退到周邊,緊貼橋底的長長一排地攤在分發其他物資,社工將收集來的舊衣物按需求發給長者。一位坐輪椅、不識字的露宿婆婆,連搬進公屋的按金也交不出。她話不多,但當義工從小山似的舊衣堆為她掏出一條尺碼合身的褲子時,缺牙的笑容裏卻有滿足。

  深水埗雖然殘舊,人們也不富裕,但他們自強不息。而且深水埗的人互相幫助,有股深深的人情味,難道不是嗎?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