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欣婷〈假如我是住在石硤尾的一只花貓〉迦密愛禮信中學


  我是一隻住在石硤尾的花貓。從出生到現在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三年了,我在這裏經歷了許多的趣事,走過多少的路,看過多少的人。

  我第一次走過的有趣地方是石硤尾工廠大廈。那裏的建築方式與別不同,中間有一個天井,走到工廠的內部,微微抬頭就能看到蔚藍的天空與潔白的雲朵,上面的陽光灑進來,好不美麗。旁邊是有一間咖啡廳,裏面的佈置很特別,不過比較可惜的是,我不能走進去。繼續向着盡頭走去,那裏有幾張椅子,模樣是參照街邊小攤燈的燈罩,設計新穎。偷偷的隨着人群跑進電梯裏,到了五樓,我看看周圍,旁邊是舊式的店舖,將以前年代的風氣重現在人們的眼前。我好奇的在這一層逛了一逛,我看見了兩個巨型的機器,其中一個名字是開式可傾壓力機(沖床)。裏面的內容我就看不到了。我圍着這兩個機器轉了兩圈,然後再留戀看多幾眼有些奇形怪狀、千奇百怪、美麗動人的畫。就離開這裏了。

  走出門口,拐彎,跑到了美益樓。那裏寫着1953年12月25日聖誕節的大火。用着圖畫、照片的方式粗略描述了當年的事情。忽然有人走到我附近,我連忙躲到角落,聽到那名男子說了一句話「世事難料啊……唔,不如去美荷樓再看一看。」我動了動貓耳,從他後面走了出來,就在街道上尋找着那名男子口中所說的美荷樓是甚麼樣子的。

  走了大概15分鐘,我終於到了美荷樓的門口,那裏外牆橙白相間,看上去是新塗上去的。從旁邊偷偷的潛入,在奔跑的過程中,我聽到一名導賞員這麼說:「這裏的建築方式是以H的樣貌來建的,就和石硤尾工廠一樣。」我繼續向前跑,看了看右邊,跑進去,裏面是一個博物館,記載着石硤尾的歷史。裏面有幾個題目,我依稀的記得兩個,就是「石硤尾歲月」和「『樓』住昔日情」,看着裏面仿真的房間、照片,眼淚不禁在眼眶慢慢的凝聚起來,原來,我對石硤尾已用情至深。

  從裏面走出來,走進了呼吸冰室。這是一所餐廳,裏面的人看都我都沒有說甚麼,繼續聊天,我也樂得自在,看着裏面的裝飾和佈置。又是一個以復舊作主題的店舖,牆壁上有一個櫃子,裏面擺的是形形色色的杯子。餐廳外面有一個露天的場所,人們都在外面吃東西聊天。

  回到我自己的小窩,我看過很多不同的建築,了解我住的地方的歷史,看着許多的人情味,無論過了多久還是老去甚至死去,我都不會忘記,這個我住的地方,石硤尾。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