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凱欣〈假如我是住在石硤尾的一隻花貓〉寧波公學


  我是一隻花貓,一隻住在石硤尾的花貓。每天在石硤尾行行走走,尋覓食物外,也看盡了人生百態。

  今天的我和往常一樣到處遊蕩,而第一站要去的就是鴨寮街。走過一條條小巷,穿過人海,到了一間食店後面銜走了一些剩菜,便跑到天台看着人們開店。

  一個個只有衣櫃大小的鐵櫃被推出來,有綠色的、灰色的,也有已經生鏽的啡紅色。老闆熟練地把櫃門拆出來,將裏面被填滿卻不會掉出來的貨品一一取出,放在充當桌子的櫃門上。滿滿的貨品在枱上堆成小山,貨品被分類成一區區緊貼地排放,雜亂中帶着整齊,而老闆仍在與旁邊的老伙計有一句沒一句地聊着天。這樣的景色無論看多少次都使我驚奇,無論是那恰到好處的收納方法,還是那技巧純熟的擺放方法,都使人目不暇給。

  吃完剩菜之後我轉過街角,一間懷舊的雜貨店映入眼前。年邁老年的老婆婆坐在店裏,音量調至最大聲的收音機仍然邁力地運作,播放着經典金曲。

  我走了進去,向老婆婆「喵」一聲。她看了過來,將手中的魚乾分給我吃。我趴在她的腳上,瞇起眼睛,店中貼牆的木架有些磨損,一瓶瓶的醬油、油、醋放在架子上,較裏面的則放了白色大塑膠瓶,不知裝了些甚麼。近櫃的枱上放了十多瓶礦泉水和用了多年的磅秤,前面的藍紅籃子放了小包裝的調味料、殺蟲水、洗頭水和香薰,再前面有幾個半個人類高的大帆布袋,裏面放了米、麵粉。
從父母口中了解,經過了時間轉變,科技進步,人類的商店的模樣不同了,款式也變多了。由原本多賣生活用品的商店轉成多賣奢侈品,人類的生活質素也更高了。不過相對的,我們野貓、野狗,就連從前橫行的蚊蟲也少了許多,平衡愈來愈遍向人類。

  望了望牆上的圓鐘,圓鐘的長短指針指向上方,中午到了,也是太陽最猛烈的時候。扭一扭身體,老婆婆似乎知道我要走了,她鬆開雙手,我也跳下地走了。

  跳上樓梯,到了一個充滿藝術的空間,據說是叫做甚麼創意藝術中心的地方。這是我上個月找到的地方,地方又大又清靜,很適合睡覺。像井口的四方形一層層疊高,每層都各有特色。一樓有張設計獨特的長椅,漸高的木製椅彎成半圓,放在大堂的轉彎處。七樓的一個露天空間有一些展品會定期轉變,有時是畫作,有時是雕刻品,有時是雕塑,每次看都不同。最近一次的是有關香港道地小食——雞蛋仔的畫作,鮮黃色的小圓雞作為主題,出現在紙袋和漫畫中,十分討喜。

  而其他樓層我也有走過,較令我深刻的是一個貼滿生活照的木板和畫上虛構動物的壁畫。淺啡色的載貨木板被打横立起,一條條的木條上不規則地釘滿照片和膠製字板,照片內容從手工藝品到導賞團都有,而字板上寫了不同攝影師的理念。充滿生氣的照片增添了懷舊感,記下了過客的蹤影。另外一個近樓梯的壁畫中畫了羊頭馬身的動物和八爪魚人,仔细的畫功和光影的對比使我每一次經過都會情不自禁地停下來看。

  一天就這樣過了,不過時間就像永遠都不夠一樣,即使是同一件東西,每次看了都有不同感受。人們總說石硤尾是貧窮的區域,是未發展的地方。不過在我看來,它也是保留較多人情味的地方。不過過了不久,石硤尾也會像觀塘、旺角一樣,因為政府的重建計劃而成為商業區,不再為人而營業,而是為錢而營業吧。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