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婷之〈探望我那多年沒見的阿姨〉中華基督教會基元中學


  整整幾年沒來過深水埗了,這次來,除了是因為要到鴨寮街購置上木工課需要用到的電燈泡和電線,更是為了探望一個多年沒見的阿姨。

  鴨寮街的兩旁都是密密麻麻的小攤檔。即是在白天,刺眼的霓虹燈還是令我不得不瞇上眼睛。「四元!四元!四元你在外面能買甚麼?甚麼也買不到!但在這卻能買到一個高質素、外國進口的廁所刷!物超所值啊!行過路過勿錯過!」我先是疑惑為何突然有這麼多家庭主婦堆在一個角落,接着很快便明白過來:原來是一個中年男人在叫賣廁所刷。

  購買所需後,便開始尋找阿姨的住處。她住在一棟高樓裏的一間「劏房」。這座高樓並沒有裝設電梯,住客要一步一步地走上去。低層的住客還好,住高層的可要受苦了。樓梯旁的石屎牆上的油漆很多都熬不過時間的摧殘,大部份已經剝落。

  我輕輕敲打她房門外的木板間隔。「阿姨你在嗎?」雖然昨天已經以電話詢問過今天有沒有空讓我去探望她,但當她開門後看見我時還是有些愕然。「來,到茶餐廳再聊吧,我請客。」又見她有點尷尬地從鐵皮蛋卷盒中取出兩張皺巴巴的二十元紙幣,「阿姨既然是我來探望你,不如就由我來付錢吧。」「不行不行,跟小孩子吃飯又怎能由小孩子來付錢呢!」

  她帶我到元豐茶餐廳坐下來,點了兩杯檸檬茶和一份菠蘿油,「來來來,不要跟我客氣,快吃快吃!」接着她把那份菠蘿油和檸檬茶推到我面前,我輕輕呷一口檸檬茶,心頭泛起一陣苦澀。

  這口檸檬茶,有酸、有澀——這讓我想起了她工作時的辛酸和苦澀。事實上,住在深水埗的,很多都是為香港努力地耕耘的上一輩。他們可能學歷不高,只能做些辛苦、技術需求低的工作,也可能每天早午晚餐都只是一個麵包,卻同時推動香港繼續發展的重要一份子。苦澀和辛酸之外,並不難發現當中的一點甜——他們友善、在困難中仍堅持一顆樂於助人的心,當中更不少像「深水埗明哥」一般的好人,雖然自己並不富有,仍盡力幫助有需要的人。

  「在想甚麼呢?你啊,這麼多年來還是呆頭呆腦的。」我一抬頭,發現阿姨一直以溺愛的眼神看着我。

  「呵呵,沒甚麼。」我輕輕攪拌杯中的冰塊,再呷上一口,細細品嚐這當中蘊含着的百般滋味。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