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澤豐〈假如我是深水埗的花貓〉長沙灣天主教英文中學


  在寒風刺骨的上午,我冒着險到深水埗散步,穿過鴨寮街,越過福榮街,闖到南昌街。

  在鴨寮街的街口,人們熙來攘往,人流如海嘯般洶湧。此時,把我頓時呆楞楞,難題是看不到出口的所在。左望右望,只見一列破爛的綠色小攤檔。我靈機一動,跳上小攤檔,就如發現新大陸—-「無人島」。那我豈不是伽利略?俯視着,只見蟻群四處走,同時亦在購物、交易等。我隨着眼前的屋頂向前走,兩旁更有唐樓豎立於舊區之中。現今的我,就像參觀博物館。途中嗅到撲鼻而來的陣陣香味,指揮着我的肚子,獨奏「咕嚕咕嚕」一陣巨響。令我的步伐不由自主地加速,如摩打般快,不受大腦的指導了。不知不覺,已到福榮街了。

  哇,椒味魷魚!炸魚條!全都是「心頭好」呢!我從頂上輕巧地完美落地,走到小販邊,卻發現我身上一分錢都沒有。這刻,小販竟給我一碟炸魚條,真是雪中送炭,暖透我心呢!我卻不知怎麼感激。在另一個街口,是一堆小店,都是專售玩具精品。讓我憶起童年之時……

  天已漸昏,太陽已變半生熟的蛋黃。

  是時候,回家了。

  在歸家之時,抬頭只見南昌街。我對於兩條運海鮮貨車急轉彎,撇下的魚留下念念之情,依依不捨。突然,如轟雷的聲音從我耳邊穿過:「你隻衰貓,到哪流浪了?」我心想:慘了,過時了……

  這就是我,深水埗的一隻花貓。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