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善琳〈假如我是住在深水埗的一隻花貓〉沙田培英中學


  「這隻小貓好可愛啊!真想摸摸牠呢!」這句讓我聽過上萬次的話,每次出自不同語氣,表情的人。「不要摸啊!小貓身上有跳蚤。」這是我最討厭聽到的。

  走過雙休日時的人海,走過不須要遵守秩序的馬路,好像走過很多路。但我只走過,我一睜眼就看見並永遠不會離開的家——深水埗。我覺得我很幸運,能夠在深水埗生活,也許是我沒有看過其他地區的多姿多彩,我是一隻井底之貓。

  在深水埗生活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我卻能看到,那曾經聳立筆直的石硤尾工廠大廈,退休之後便換成了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即使變得煥然一新,我也覺得很可惜,因為不會再有人記得那大廈了……那麼,身為深水埗的本土居民,必須到那兒一遊。

  趁沒人的時候,在不知道能不能讓貓進去的情況下,以防萬一,我偷偷竄了進去。迎接我的是一層層的樓層,仔細看看,每層樓都各有特色,最吸引我的是擺滿畫作那一層。有一幅畫,遠看挺恐怖的,但近看時,原來那女孩流血的眼睛只是用發泡膠粘上去的。每一層樓我都仔細看了一遍,欣賞了不同的畫作或者是手工製作。你可以說我只是一隻貓,只會破壞,不會欣賞,但我絕對會把我所看到過的銘記於心!原本是很討厭這個搶了大廈地位的藝術中心,現在卻陶醉在這裏。如果可以的話,希望能當這裏的睡公主,不要醒來。直到聽到緩慢的腳步聲,我才停止幻想,跑了出去。在門口停頓了一下,舉頭仰望著看不到頂的藝術中心,默默想着不要再有下一個接班人了。

  一如既往地,來到了鴨寮街。那熱鬧的買賣聲,從小吃攤子撲鼻而來的香味,就有種賓至如歸的感覺。跟雜貨店的阿姨打了一聲招呼,她撫摸一下我的頭,把一些貓糧放到了我的面前。我就是出生在這裏,那阿姨是每天陪着我,照顧我三餐飲食的半個媽媽。我特別喜歡躺在雜貨店水瓶箱子上,有時候看着阿姨忙碌的身影,有時候看着人來人往的街道。充滿體力後,我又走了起來。不知不覺就來到炒栗子的攤子,又勾起了那慘痛的經歷,因為吃了掉在地上的栗子而肚子痛,到現在還是記憶猶新。再往前走,便是香港小吃的攤子,看着食客用細小竹籤戳着的魚蛋掉在地上時,那僵硬在半空的手,還有那表情,真讓我哭笑不得。現在想想,深水埗真的有太多太多的回憶了。

  夕陽伴隨着我的懷念之情漸漸來臨,那永遠不會抹去的記憶,成為我腦海中的一塊拼圖。很想很想,再收集多一些,再多一些,能夠在和世界永別之前,拼成一幅美麗的圖畫。能夠成為深水埗的「居民」,實在太幸運了。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