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雯思〈灣仔半遊〉王肇枝中學


  大街小巷,人生百態,這是我對灣仔的評價。古與今,東方與西方,灣仔就像一面相反的鏡子,映照出不同的風貌。

  在未到灣仔之前,聽說灣仔是個人口繁多的地方,從灣仔的車站出來,並未見到想像中的人山人海,也許是早上的緣故,街道顯得有些冷清。過了馬路,再穿過小巷左拐右拐,沒多久便到了街市。

  街市似乎才剛開始售賣沒多久,一些的菜販拿着瓶子將水灑在蔬菜上,水順着瓶蓋上的幾個洞,降落在蔬菜上,蔬菜得到了水的滋潤,似乎變得充滿活力,不斷與別的蔬菜爭奪行人的視線。

  別離街市後,順着往下走,來到一個十字路口的紅綠燈位,人也多了不少。現代的與舊時的建築,互相交織着。隨着綠燈,一輛輛車子駛過,飛揚的塵土,模糊了眼前。不復以往,昨日的光輝卻早就被新穎比了下去,現代的繁華遮掩了過往,古老的建築,卻隨着時間,早已不在。紅燈的到來,使得車子讓出了一條大路。

  感歎時光變遷之餘,轉眼便到了春園街。春園街裏有不同的店,也有保留以前剪頭髮的店子,也有些店的店名保有以前右至左的規格。

  從春園街穿出來,微風吹起,讓我舒服得眯起眼,電車叮叮,顯得更加悠閒。繼續走着,在稍遠的地方便看到屹立的紅樓——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香港堂。在繁華的小地方,他俯視着一切,不知看透了多少的過去。

  告別了紅樓,迎來了防空洞。往日的防空洞,似乎不曾出現,也許是夢一場,又有誰留意。來往的車輛及人們,匆匆忙忙地掠過,皇后大道東似乎只是一條往來的道路,沒人記得它的存在。人們早已忘記,也許不願記起,一聲聲的轟炸,倒塌的樓房,鮮紅的一幕,人們苦命嘶吼,身軀的顫抖,為的是甚麼?摸索着牆上保留的昔日,似乎還能感覺那時的痕跡。現在,防空洞早已被封住,也成了一道人們回憶過去的小風景。

  靜靜看着這樣的灣仔,感到疲累之餘,也似乎看到了許多事情。風拂過,頭髮隨風飄揚。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