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文珊〈和昌大押〉保良局胡忠中學


  我站在街上,看着電車駛過,拖着墨綠的身軀隨着路軌,緩慢而堅定地走過繁華大地,載着時光老去,而身後的和昌大押亦然。

  和昌大押在位於底層,一入眼就是綠色的外牆,但不張揚、不逼人,像是沉澱多年;門外幾條石柱恬恬淡淡地屹立多年,支撐着整個建築物;而門上的招牌與牆壁融為一體,誰也分不開誰,但內裏早已物是人非,一條條裂縫像是在述說時光的痕跡和敵不過時代的變遷。

  望入屋內,只有一盞吊着的燈泡。昏黃的燈光,照着地上傳統的黑白地磚,垂下的電線像是穿梭古今。閉上眼,我能想像燈火通明的環境下,店主和顧客議價聲,捉襟見肘的顧客抱着家當來換取金錢,精明的店主用計算機打着一個又一個價錢。但現在,只剩下裝潢用的木樓梯,鋪滿塵埃的地和一室冷清。

  站在和昌大押門前,抬頭看着這座有中國特色的建築物,在歷史的洗禮下存留下來,但當中的人和事又留下了多少呢?「叮叮!」又一輛電車駛過,很快又有一輛駛過……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