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曉茵〈路障〉廖寶珊紀念書院


  經過那一天的散步後,我才知道原來香港的古舊建築是多麽的有韻味。在那天之前,我認為那些古舊建築只是一座又一座的「路障」,阻礙香港的發展。為甚麼還要保留這些「路障」呢?直到劉偉成先生在那天告訴我——它們的歷史價值。說到歷史價值,令我最印象深刻的是循道衛理香港堂。它經歷過重建,它經歷過許許多多的變遷,它看着那一代的年輕香港人變成老香港人。可以說它是所有老香港人們的珍貴回憶。現在就是我們年輕一代來守護它了。

  在那天的散步中,我經過藍屋。藍屋,顧名思義就是藍色的房子。它們的來歷很有趣,在1990年代,香港政府為藍屋外牆髹上油漆時,因物料庫只剩下水務署常用的藍色油漆,整座藍屋便髹成藍色。這些都是我在書本上讀過。沒想到,站在現場竟然又是另一種感覺。感覺它們都是老邁的老婆婆和老伯伯,可它們卻充滿活力。

  經過那一天,我才發現其實我挺喜歡那些古舊而又有韻味的建築。現在它們在我心中再也不是「路障」。它們既是老一輩的珍貴回憶,同時也是具有香港特色的標誌性建築和文物。如果我們不好好的「照顧」它們,那麼它們就會被城市發展的洪水所淹沒。我建議政府可以把某些具有香港特色的標誌性建築借給一些團體,活化那些建築,讓它們能夠發揮它們更大的作用。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