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啟剛〈重遊灣仔〉長沙灣天主教英文中學


  最近一位相識已久的外國筆友到訪香港,邀請我做他的導遊,介紹香港的另一面給他。隨着時間的改變,香港已從一個小小的漁村,變成到處都是藥房,金舖,要尋找富香港特色的景點,談何容易。最後我挑選了灣仔區,先做了實地考察,順道閒遊灣仔。

  我已很久沒到了灣仔閒逛。在灣仔舊街市的對面馬路,如今看到的只是幾片普通的外牆,不能感受從前那種味道,圓形的設計,獨特的包浩斯式建築,一個個正方形的空洞,小販的叫賣聲和市民的嘈雜能通個幾個洞囗清晰地傳播出去,彷彿馬路上的車聲有着交流。只可惜這景况不再,建築物只拆剩一少部份,外牆塗上通用的顏色,更失去當年別樹一格的味道,顯得更不顯眼,原本市民的快樂天地也成了商業的用途,我十分遺憾未能前來感受它原本的一片味道。

  過了馬路再向前走便是春園街,春園街上有着不少的古色古香的店鋪,沿着街道,發現了不少店舖以大大招牌作招徠,售賣的也是十分獨特而且行業也逐漸式微,想不到在港島區也能找尋到富香港情懷的地方。

  沿着暗暗的小巷走出去,迎面而來的是被茂盛的樹木包圍着的修頓球場。從〈舊區〉一文得知在球場外能四處尋寶,各種小攤位,總會有人挑選心頭好,在球場的一角還有好幾個高手在地對弈,雙方棋逢敵手,一步一吃引得圍觀者的讚歎和歡呼。而修頓球場更是不少足球愛好者的戰場,簡單的一個足球便能發揮自我的實力,他們的表現絕對能媲美外國的比賽,即使沒有專業球證和觀眾熱烈的歡呼,也沒有青翠的草地,他們也樂在其中,面上流露着歡愉的表情。

  在修頓球場的斜對面,便是和昌大押,分隔開這兩個景點的是一條馬路,不時有幾輛電車緩緩地駛過,「叮叮」聲響使我回想起小時候常常哭嚷要到港島區乘電車,電車緩緩地駛過,窗外景色映入眼簾,每當駛到灣仔,總會見到和昌大押。小時候總好奇這大大「押」字是甚麼意思,長大後才知道是當舖。近近地看着和昌大押:西式的建築,罕有的複層當鋪,如今已塗上了新的油漆,並改建成西式酒吧,有時真的想到酒吧裏光顧。現時人們很少依靠當舖,大多數都選擇銀行或樓宇按揭,銀行雖然比起當舖更為現代化,但是機械化的處理卻不能取代古時當鋪與市民的交流的過程,有時候典當商還會故意加長還款時間,好讓市民能有更多時間周轉,每一間當舖都是充滿着人情味的小店。

  一路走來,到了軍器廠街防空洞。一塊已被密封的牆壁,怎能想到它是當年日佔時期的防空洞?日佔時期的香港,防空洞是人們逃生的地方。每當日軍的汽笛響起,便是鬼門大開的時候,人們分秒必爭,到附近的防空洞避難。在洞裏,充滿的是逃亡後的歡愉,每個人都為此鬆一口氣。在洞外,是慘絕人寰的呼救聲,熊熊的烈火一閃即逝,留下的是一片片慘絕人寰和死人。防空洞彷彿記錄了戰爭的經過,人們的表情。回想起來,我很榮幸能生活在一個再沒有戰爭的城市,不用再與時間鬥快。如今,防空洞已被埋了,只像一塊普通的牆壁。

  今天有這樣的機會回到灣仔閒逛,感覺像走了一個世紀,很多景點都要經歷重建的厄運,失去了原來的味道。這些事物愈來愈罕有,漸漸的,灣仔可能要成為一個專為自由行而設或擁有很多住宅的地方。希望這些富有歷史的事物能逐一保留。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