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紫薇〈囍帖街〉屯門天主教中學


  眼前泛黃的桃符,是桃花的盡頭,更是人情的開始!

  我猶記得那一片片的火紅在街道飄揚,一棟棟殘舊的建築包容著熱情的色彩,無論是日曦高照,還是月亮高掛,也殘留著“囍慶”的氣氛。人們每天都忙著,有的拿著如意結,有的拿著雙雙龍鳳,更有拿著金煌的鴛鴦!他們全都拿著一封封的“桃花”和“牡丹”,上面都鑲有混金的“囍”字。那刺眼的火紅,都把人們的面染上紅通通的,街道飄逸著桃花芬芳的香味,遠遠不能消散……

  但就在那天,那萬紫千紅的景象被蝙蝠一一掩蓋。霎時,那一層層的薄暮飄過我的眼睛,不再是光彩的,而是灰暗的,一條條的鐵鏈拉扯著,而且,那一個個的鐵鎖封鎖了人們的回憶。那赤紅的囍帖街還有人記得嗎?

  一日復一日,那一道道的塵埃慢慢掩蓋了人與事的歷史。今天,我又再回到囍帖街,看著那裡的一事一物慢慢淹沒,突然,感到可悲、可笑。人們為了能進一步讓日新月異的科技進步,而漸漸惟忘了那美麗的光景呢!人如是,物如是!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