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逸晴〈東涌散步〉聖保羅男女中學


  十二月的一個清晨,我到了東涌散步。迎着凜冽的寒風,先走到了古橋。孤零零的古橋,像歷盡滄桑的老翁:他受不了歲月和風雨的煎熬,橋板被折斷,人們再也無法在他身上行走。可是,有誰會關心這道曾經勞苦功高、任勞任怨的古橋呢?在隔鄰的新橋上,遊人正忙着拍攝鳥兒呢!在遊人的眼中,這殘破的古橋,彷彿從未存在過。

  到了東涌炮台,我登上城牆,站在炮台的後方。我閉上眼睛,想像自己是昔日的士兵,守衛着前方一望無際的海域。可是,當我張開眼睛,赫然驚覺牆下只有一個寂寞的兒童遊樂場。往昔威風凜凜的炮台,今天日竟淪為無人問津的兒童休憩場所!

  我拖着疲倦的身軀繼續走上山,終於到達天后宮。探頭望入天后宮,臉色黝黑的天后安坐在神壇上,靜靜地等候着來參拜的人。可憐的天后也許並不知道,自己的身後竟然是金光閃耀的聖誕燈飾。到底這裏是天后宮還是禮拜堂呢?

  昔日的東涌哪兒去了?她留下的餘韻,正不斷地被新文化衝擊淡化。我想,某一天,可能連這一絲絲的餘韻,也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呢!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