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語翹〈對!我就是……〉聖士提反女子中學


  我愛我家。

  我家住東涌。我名叫小虎,有兩個兄弟。我們三個常常到鄰舍處蹦跳亂跑,是村民口中的「搗蛋俠」。

  東涌很美。我被接到這裏的第一天,四周的一花、一草、一樹、一木已深深的把我吸引着。從那一刻開始,我便清楚知道我是屬於這地方的,我是這個大家庭——馬灣涌村的一份子。

  每一天,我和哥哥及弟弟會一同到屋外散步。士多舖的大嬸、魚檔的大叔、糧食公司的姐姐全都與我們十分熟稔。我們一見到他們,一個跳到他們的懷裏,一個摟着他們的腳,一個舔着他們的手,逗得他們喜孜孜的。那是一種溫暖,一種千金難買的和諧與溫馨。

  沿着各式各樣的商店一直走,是一條橋。橋下是一片翠綠的湖,湖邊長滿了樹,樹棵棵整齊並列,枝葉繁茂而盛放。這是大自然最美的表現。我喜歡靜靜的坐於橋邊,凝視着那偽裝平靜的湖面。我知道,我感受到,它從前所經歷的滄桑。 湖的另一邊的斷橋已出賣了它。那是一列破舊不堪的木板,木皮層層脫落,使人毛骨悚然,是歲月摧殘、蒼老的象徵。然而,在大海的映襯下,它赫然顯得微不足道。碧波蕩漾,水平線彷若心繫於我,不論心情何等煩躁,眼見大海茫茫,海面泛起悅人漣漪,用心聽自然界的呼吸,那天奏的旋律,是撫我心靈的樂韻……我更看見,純白的白鷺獨立於河塘,向我輕聲說悄悄話。天地萬物皆源於此,無盡呼喚迴響是大地脈搏,你我共存之道。

  我愛這和平的地方。在這裏的每分每秒都是充溢着歡樂的。不久以前的某天,有一大群人驀然闖進馬灣涌村!起初我亦不以為然,心想村落難得更熱鬧也不失為一件好事。豈料,在我浩浩蕩蕩步回屋中的沿途,有一女孩竟光天化日之下於我身後進行偷拍!可愛的我可是要收肖像權費的,哼!她一定要付出代價。果然不出所料,呆呆的她不小心撞傷了腳踝,哈哈!她更跌坐於溝渠!這實在太可笑了。就在我笑得人仰馬翻之時,我的另外兩位兄弟亦緩步走近。大哥好奇的望向那些不速之客,不時更左嗅嗅、右舔舔的耍耍他們。立於石坡上的人兄好像是大夥兒的領袖,他瞥到咱們三兄弟不禁打趣說:「咦?孫悟空、豬八戒及沙和尚三師徒大駕光臨呢!」我聽後亦淺淺微笑。沒錯,我們兄弟確有悟空師徒的深深厚感情。這也是我一生中最為珍惜的。

  東涌,永遠是我的家。縱使萬物變遷,家鄉之情、兄弟之情、鄰里之情卻永恆不變。歡迎正在閱讀的你到來感悟此處之妙。但你可不要擅自闖進我家,因為那是我主人的私人果園。你看到嗎?鐵閘上寫着「內有惡犬!」,我可是不酌情對待入侵者的。

  「汪汪!汪……」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