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曉慧〈東涌‧回憶〉迦密柏雨中學

  微風陣陣吹拂,樹影窸窸窣窣,一眼已過百年,心中無盡唏噓。

  為了抵禦海盜的入侵,東涌炮台,應運而生。我從一顆大石頭被磨造成小石磚,放到北牆的壁上。

  這是個天賜的恩典──
  我擁有了一個「坐山望草原」的美麗家園,
  我肩負了一個「保家衛香港」的重大使命!

  回首一看,我已快兩百歲了,每天保持同樣姿勢,立挺腰椎,眼看前方,受盡風吹雨打、日曬雨淋,保衛了香港人民的安全,也讓我見證了東涌每個變遷的瞬刻,與同伴們看着這眼前光景的時刻變化,心裏只有滿滿地感概「舊貌不知
何處去,石磚依舊笑東涌」。

  本來我們眼前的是一片大大的草原,青蔥翠綠,十分茂盛,旁邊的幾戶人家,有的捕魚維生,有的則是耕種。自一九九四年,政府宣布將東涌發展成新市鎮。自那時起,草原的範圍逐漸縮小了,田地陸續沒了,那幾戶人家最後也被逼搬走了,取而代之的是大興土木、高樓聳立、商廈密聚、車水馬龍,真的是大煞風景!
不必發展的「小清流」就只有馬灣涌村,他們仍然保留着「東涌文化」一屬於人們舊時的回憶。在村內,有着村民自己經營的事業,一進村口就有間「小士多」,裏邊有個小伙子在看店呢!走進店裏,看到的每一件貨品,都像乘搭小叮噹的時光機般,把人們都帶回那熟悉、又帶點陌生的記憶……沿路我們還看到村民們在賣自己種的菜、捕的魚和醃的鹹菜,足見到村內居民自力更生的純樸風氣。村中有一所補習社,象徵着也要隨着時代變遷而培育人才,為馬灣涌村添上一絲現代感。

  我知道這些,並不奇怪,是因為每天來來往往的遊客實在太多了,沒個人都會興致勃勃地說着自己的所見所聞,加上因為我的家是法定古蹟的關係,所以可以逃過一劫,就這樣年復年,日復日的,每一個景點都像充滿了我的「腳印」般,我都可以做東涌的「小導遊」了呢!

  我知道,我年事已高,衰頹多病,縱使人們多次搶救,但我肯定沒辦法長久見證東涌往後的發展了。我還是要奉勸人們:城市須要發展,這並不足為奇,但請不要傷害本有的風俗,保持那個地方原有的特色,不要為發展而失去風情。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