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綺琪〈橋〉保良局馬錦明夫人章馥仙中學


  冷風颼颼的寒冬,啃着半塊麵包的我細細地看着這個陌生的地方,既是狐疑又有無限的感嘆,一切都無法敵過歲月。時隔十年,面目全非。

  古橋,心裏再想重拾兒時的回憶,一點一滴,都泛在心頭。小時候,那古橋是結實的,然而經過風雨的洗禮,如今已成一條破碎的斷橋。一塊塊大小不一的木板不規則地組成着,或許是雨水又或者是歷史,斷橋中有些位置有空洞,看起來已是搖搖晃晃,如同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我輕輕地蹲下,撫摸着小橋,回憶着過去。縱使旁邊的新橋落下,可這份舊情卻是無可替代。雖說人要勇往直前,但卻不可忘情忘義。

  看着殘舊的古橋,心中泛起憐惜之情。它殘舊得似乎看不見往日的光輝,如今別人眼中也許是道毫無價值的舊橋。可卻不曾有人想過它的曾經,只眼見於表面的不堪面目就斷定它的所有。相同道理,有許多人在不了解時下判斷,在不清楚時做批評,斷定了事情的本身。這也正是社會的悲哀之處。對世界的不公義,有人會抵受不住而自怨自艾,最後弄得遍體鱗傷。也有人屹立不倒地堅守着公義,要改變世界的悲哀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對我來說只要心中有信念,至少不會留有遺憾。

  即使橋已斷,歲月的痕跡並沒殘留在我心底。另一陣的冷風輕輕吹起,穿過新橋,吹過古橋,刺透了我的心。慢慢的,吹走了啃着另一塊麵包的我。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