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敏婷〈東涌遊——漁村〉保良局馬錦明夫人章馥仙中學


  12月,轉眼間一年便過去了,即使是陽光普照的天色也帶着一絲涼意,何況是已經連續下了幾天滂沱大雨的日子呢。而就是在這樣的一天,我踏上了一個「雞立鶴群」的地方。

  那是一個被一棟一棟高樓包圍住的小漁村,即使我去參觀時還沒有甚麼人氣,可還是能感受到一些不屬於城市的人情味,那麼的真實、親切。說實在的,我不是一個愛湊熱鬧的人,坦白點,也就是一個孤僻的人。無論去哪兒都是懶洋洋的,提不起興趣,倒不是我挑剔,雞蛋裏挑骨頭,而是不習慣城市的氣氛,個個笑面虎似的,好不虛偽。可這兒卻不同,就算現在已經沒有甚麼人居住了,就算在他人眼中都是一個荒涼之處、沒人關心,但在我眼中,這些倒爲其添加了不吃人間煙火的高傲形象。儘管這樣,依舊埋沒不了它曾經的輝煌時代。

  有時候,我還挺可憐這個小漁村的。人們總是埋怨它礙事,就像一個上司斥責無能下屬般的那樣家常便飯。可換個角度想,當你還在母親溫暖懷抱中天真時,它卻屹立不倒的陪伴着舊香港經歷一場場的戰事;當你嫌棄着水泥、石屎屋的殘舊,它卻用一棟棟水上棚屋自豪地炫耀他們那代人的智慧。 誰人能知它的苦澀?誰人曉得它的寂寞?沒有。悲哀的人們呀!你知道你的一舉一動在磨滅着那個無辜的小漁村嗎!可憐它的無私奉獻而無人可見,憑甚麼連炮臺也可得到保護,而它卻只能在寒風刺骨的天孤單一人呢……

  然而,善良的小漁村無怨無悔的繼續着它的生活。間中會有些攝影迷去村中的紅樹林拍攝;偶爾,也有些好心的社工去修復棚屋;有時,更有些人像我一樣,迷戀它的清高而去消遣時光。或許,它也累了,埋怨又如何,不服又如何,日子依舊要過。只是,它永遠會爲我們留下一盞燈,好讓迷途之士找到回家的路。

  時代變遷,人在變,科技在變;可小漁村仍在,那人情味仍在,永恆不變。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