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海琪〈文學散步(東涌)〉保良局姚連生中學


  轉了一個又一個車站,坐在地鐵坐椅上,看着一批又一批陌生的臉急急速速地上車下車。這次往東涌的站並沒有許多人家,或也許是一向也不多,大多的只是一個個「低頭族」和外地人。地鐵穿過一個又一個的隧道,彷彿在講述一場變幻莫測的電影。不知不覺間,這場電影走到了結尾。眼前的,不是一幕幕黑屏,亦不是色彩,沒有風景令我驚喜,只是一座座正在建立的橋樑。

  東涌,一個我小時候到過,山明水秀的地方。

  這次,我再次踏上東涌。東涌的樣貌已耳目一新,與記憶中的「山明水秀」完全不同了,但幸好還剩下一些香港古蹟。跨過商場,走過馬路,攀上小山,看見一個小涼亭。這小山不算高,也不算矮,在涼亭上能俯視新橋,平視茫茫大海上的吊車。下山走過一段路後,到達東涌著名的小炮台。有趣的是,那裏並沒有炮臺,有的是廢墟,灰窰和曲尺型的石圍牆。曲尺型的石圍牆旁邊,長了一棵大枯樹。枯樹上有蒼蒼歲月劃過的痕跡,相信他在這地上守護了多年,見證着一個又一個防衛海盜的故事。

  走不遠,來到了馬灣涌村。這是一個小漁港和碼頭,亦是一條藝術村。碼頭旁,停泊了不少漁船,像是一個個藝術品般,伏在海上讓遊客參觀。站在碼頭端,微風陣陣吹過,帶來鹹鹹的海水味。吹了一會平日沒多機會享受的海風,便走到附近另一著名地——斷橋。

  在明顯的位置,有兩道跨越河道的橋,如筷子般橫伸着。一條煥然一新,不止有穿梭兩岸的路人,更是約定三五知己拍攝白鷺的好地方;另一條卻破舊不已,七穿八爛,只有上了年歲的爛木支撐着,像是連只小鳥站上去也會倒塌。這算是時代轉換留下的痕跡嗎?

  離去東涌,坐上的仍是只有忙碌身影出入的地鐵。一幕幕黑屏,像是時光隧道,是由悠閒的鄉村穿越到資訊發達的城市。在香港這個繁忙無比的城市,能遇上如東涌一樣的小島,還有多少?但也許,幾年後的東涌,已慢慢被城市發展改變,各種古蹟,亦會被淘汰。未知我們下次到東涌時,還會感受到這次的經歷嗎?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