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葆澄〈深情九龍城〉華英中學


  冬風颯颯的起了又起,輕輕的吹過衙前塱道每間小店的帳蓬,最後卻像冷劍般刮過我的臉。我捉緊衣領,繼續迎風而行,來到街尾最後一間小店,那不但是我的目的地,也是我重要承諾的證明……

  「思澄小姐!請穿上大衣!天氣轉冷,容易着涼呀!」管家媽子為我披上羽毛大衣後,我立刻登上爸爸的車,出發前往神秘之地——九龍城,那是我從來没有去過的地方,只聽說那裏是啓德機場附近的熱鬧區,因為我的「地盤」在香港島,很少在九龍活動,因而令我興奮不已,究竟九龍城是怎樣的呢?一下車,風瞬間吹來,這才真正見識九龍城。只見一棟棟又小又矮的樓子排成一行行,形成猶如迷宮的大街小巷。天還不是很亮,卻已經人來人往,樓子下的小店也逐一開店。有學生在等校巴,有老人在做晨運,有工人在吃早餐,這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情景。這時有一個穿着小裙子,拖着媽媽的手的小女孩,貌似要去買東西,她們穿過街道,走過紅綠燈,來到一條滿是蔬菜和水果店的街道,名叫侯王道,隨意進了一間剛開的菜店,那裏擺滿一籃籃裝着蔬菜,插着錢牌的大籃子,蔬菜新鮮而透出綠色光澤,一個矮小中年的老闆娘拿着一籃新鮮油麥菜大聲呼叫:「各位街坊!今早又有新鮮美味的蔬菜!菜芯和油麥菜更是平、甜、正呢!」說完,她把那籃油麥菜遞給母親,那母親看了兩下便拿出錢包買下,旁邊有幾個肥胖阿姨也想買,卻嫌價錢貴,便嚷着要便宜一點。店前有幾位工人圍着水桶,拿着水管逐一清洗新來的菜,水周圍飛灑,弄得滿地水灘,連我的裙子也被沾濕少許。我介意地退後一步,一班小孩卻毫不猶豫地跑來跑去,任由水滴沾濕。街上其他的小店也逐一開店,人們的買賣聲越來越大,九龍城慢慢變得嘈鬧。突然,一架飛機在上空飛過,發出巨大的噪音,我立刻用手蓋着耳朵,誰知九龍城的人沒有理會飛機,繼續買東西,有些淘氣的小孩更跟着一起大叫,彷彿要和飛機鬥氣。這是熱鬧,是真真正正的熱鬧嘈雜,雖然很大噪音,卻是充滿快樂、淘氣,是我從來没有體會的熱鬧。小女孩跟母親走後,我才發現一件事——爸爸和管家媽子呢?

  明明是跟爸爸來視察位於九龍城的新分店,卻一下車就這樣跟了小女孩走,没辦法了!只好周圍走走,看能不能找回路吧!過了一條街後,來到一條名為獅子石道的大街,我頓時雙眼大開,並閃閃發光,因為那裏全部都是我最喜歡的時裝:童裝、男裝、少女衣服、校服、全部都齊全。已到中午時份,太陽在空中高掛,婆婆、阿姨、學生都在這條街徘徊不定尋找自己心儀的衣服。我走進一間較多人的店,一班姨姨圍着幾個裝滿特價衣服的半開大箱子翻來翻去,有位年輕母親找到一條窄腿牛仔褲,便大聲說道:「老闆!我買這條,錢在這裏!」說完便走了,我心想:誰會哪麽隨便,把錢到處亂放?驚訝的是,原來個個都是這樣,在衣架或箱子找到衣服便放下錢走,他們跟老闆都是舊街坊吧!所以才非常信任。我進入店的深處,才發現裏面地方很廣,有二十幾個的大衣架和箱子,密密麻麻的衣服令我腦子熱了起來,興奮的到處找衣服、裙子、圓領衣、花邊紋長褲,可愛型球鞋、媽媽型買菜袋……衣服應有盡有,我拿起一件又一件衣服,在長鏡子前照來照去,更學着模特兒的貓步走路,有些姨姨見到我的有趣行為也不禁笑了起來,正當玩得起勁時,店裏的老闆——一個眉粗粗、口大大的胖叔叔走過來,我打了一個冷顫:糟了!我把衣服試完又試,弄得到處亂七八糟!我以為老闆叔叔一定大罵我一頓,誰知他笑道:「小妹妹!你很喜歡時裝吧!真可愛!亅這一刻,我明白,原來九龍城的人不但對街坊朋友友善,連第一次見的外人也一樣,願意流露真正温暖熱情的笑容。過了不久,我試完衣服走出店門,手中拿着老闆叔叔送的小手帶,繼續我的探險之旅。

  已經下午四時,走過不少街道、參觀過不少小店的我來到衙前塱道,那裏也是十分嘈雜,許多學生和工人工作後回家休息。走到街尾,只見那裏有一間特别小的店,藏在樓子梯間旁,猶如住在洞裏螞蟻的家,黑沉沉的。只見一個一時亮一時暗的小燈泡在照明,一黑一白之中,有一格格的小鐵櫃裝着許多團團的東西,再望過去,旁邊有一張桌子,上面灑滿白粉末,我害怕得要命,正當想趕快逃走時,一位神秘老伯伯在身後出現,低聲說:「你在做什麼?」暈倒了……我坐在桌子前,等待着食物的來到,原來老伯伯名叫均伯,是開了四十年生麵店的老闆,他見我肚子咕咕的叫和嚇得毛骨悚然,便給我煮了一碗清湯生麵,肚子餓的我立刻嘗了一口,誰知入口即溶,清爽可口,最賣座的是麵條彈牙美味,跟平時的名貴意大利麵簡直不能比較,我不用幾分鐘便吃完整碗麵,一點汁也沒剩,我好奇的問:「均伯!你有甚麼秘方呢?竟如此美味?」均伯只微笑,密密地舉起雙手,說起自己的故事。原來均伯的夢想是做生麵廚師,拿手小菜是清湯生麵,可是找不到請他的餐廳,最後便在九龍城開他的小店,雖然生意不多,生活較困苦,但他很快樂,因為他的夢想已實現,均伯的生麵和店都是他的心血,他每天努力練習,練出一手好技巧,日日都在令自己親手做的麵進步,四十年過去,他已是一個老伯伯,內心卻快樂無比,因此,無論如何,他都愛分享他的生麵。均伯說後問了我一個問題:「你喜歡九龍城嗎?亅我答得堅定:「喜歡!」因為九龍城有我從來沒有見過的熱鬧、熱情、人情味、快樂和夢想,不像一些生於榮華富貴卻帶着黑色臉具的人,虛假空洞的,是讓我置身於陽光之中,平靜亦嘈鬧的地方,充滿快樂懷舊的味道。我決定了!我要在十年後回來,達成夢想後回來九龍城,再跟均伯吃生麵,到時裝店探老闆叔叔,找回菜店買菜,告訴他們我已長大,已完全夢想了!接近五時,天快迎接黑夜,爸爸的車也來了……

  十年之久,我終於達成夢想回來,回來這深情的九龍城。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