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子聰〈夢〉保良局胡忠中學


  我,林逸,21世紀的一個平凡人,沒甚麼特別的身份,不過身邊的人都稱我為宅男,不是那種整天玩遊戲的,只是說我整天看小說,如果強說有甚麼共通點,就是不喜歡離開家裏。身為小說的愛好者,對於那些變換時空的情節熟悉得很,只是從來沒有想過會在自己身上發生。

  今天我剛出家門,便發現身邊的一切都不同了,就像我從小說中看到的未來都市一樣,不過地方不變依舊是那個陪着我長大的九龍城,但是那些古舊唐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的高樓大廈,整齊地排列成一行,跟以前那凹凸不平的街道截然不同,每座高樓大廈都像一把巨劍般剖開天空,跟我記憶中那些小矮人般的矮樓差天共地,那些高樓大廈的玻璃窗反射着路上行人和我的身影,路上的行人都很忙碌的樣子,一言不發,就像一個木偶一樣,懷着空洞的眼神,帶着蒼白的臉孔,機械地活動着,而我就像一個木偶中的異類,令我不禁疑惑這個缺乏溝通的世界還是那個充滿人情味的九龍城嗎?以前就算我躲在家裏,每天我都會聽到居民和店主的互動,「你買一斤菜,我送一條蔥」是平常事,但現在大家只是你給我貨品我付錢,毫無交流,雖然本質上沒有改變,但就少了那種溫暖的感覺。

  不知不覺,我已走到衙前塱道,街道不變,不過兩旁的店舖早已消失,以前每次我經過這裏都會感受到一股濃郁的花香,可是現在我只感受到一陣陣的冷風。突然我看見前面有一所便利店,頓時倍感高興:因為那是唯一一所令我感到我還在那充滿溫情的九龍城,於是我用力推開店門,不過迎接我的不是那親切的店員,而是一座又一座的自動售賣機,以前那令人煩厭但親切的一句「歡迎光臨」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正當我回憶舊時那陪伴我成長的九龍城,忽然想起一個充滿回憶的地方─—九龍寨城公園,於是我快步跑到公園門前,發現一切就如我記憶中一樣,各式各樣的設施,球場、單車公園、籃球場,不同的是以前那人聲鼎沸的畫面已不復存在,一陣涼風吹過,顯示着它的蕭條。

  「鈴、鈴、鈴」鬧鐘響起了,夢醒了,可是剛才一切卻被我深深地記着了。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