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藹嵐〈九龍城遊記一篇〉聖保祿中學


  不知從哪時開始,爸爸總是會在每個月的一個空閒日子,在我耳根旁柔聲道:我出門理髮了。矮他半個身子的我會問:到哪理髮呢?而他總是不厭其煩的告訴我他要到九龍城去。歪着小小的腦袋,思索着九龍城是在哪,同時目送爸爸出門。現在,我都能猜得大概,只說聲「小心」就送他出門了。

  九龍城,我與她相處了起碼七年。雖說如此,對她還是一知半解。小時候我曾問過爸爸九龍城在哪,他似笑非笑的跟我說我們住的地方就已經被歸入九龍城區。然後,那像流水般的回憶緩緩流過,我彷彿聽到了轟隆轟隆的引擎聲,密密麻麻排列着的積木,嗅到那海產臘味獨有的香味……日夜盼望着要揭開她神秘的面紗。但隨着我長大,慢慢才發現九龍城並不單單是個懷舊的地區,面紗背後其實是埋地多年的醜惡。雖然如此,所謂「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我還是要親自到九龍城走走,終於給我等到了個機會進行遊蹤,我急不及待報名參加了。

  整裝備發,穿過縱橫交錯的行人路後,來到一條窄窄的小路。頭頂上的黑白牌子端正的標着:侯王道。我想了想,覺得這個名字取得真有氣派,讓我想起周朝時的那些權兵在握的諸侯王。正當我在回想中國歷史課學過的周朝背景,領隊的介紹把我飄得遠遠的思緒拉回來。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間散發着古典風味的茗茶店。櫥窗擺放着的茶壺,茶杯由小至大整齊的排列着,湊近一看,個個表面光滑,沒有一絲塵垢,可見店主是多麼的珍愛他的收藏。在櫥窗的另一邊擺放了大包大包的茶葉,我頓時想起我公公每次出外旅遊後,帶回來的手信總少不了一瓶瓶或是一罐罐的茶葉。最讓我移不開目光的是那塊掛在門口的牌匾,豪放而秀麗的書法刻在上面,就像給茶莊冠上個光環,肯定了它老字號的地位。我正想掏出照相機之際,東主就關上了大門,面露不善,顯然不滿大群人在他店前蕩來蕩去。我只好依依不捨的對那瑰麗的牌匾投向最後一眼,就離開了。

  愈向前走,感覺步伐就愈艱難。行人路本來就狹窄,人們要左閃右避才不會撞到別人,加上路邊有挺多搬運車上貨卸貨,地面又佈滿水漬,一有不慎就會濺到自己身上。雖然有點手忙腳亂,但我就是愛體會這種異於大都市繁囂的風情。一路上的店舖各售賣林林總總的特色食品,如香脆的麻花,盒裝的湯圓,千層餅,還有許多說不出名字的賀年食品。日常用的最多的米、糖當然也是隨處可見。除了花樣的懷舊店舖,侯王道也融入了不少現代元素。擺賣南貨的隔壁轟立了售賣健康食品的店,五金舖旁是新式茶餐廳,真可謂新舊交替。

  雖然這條街道變得更現代化,卻也留下了沒被磨滅的懷舊風味。抬頭一看,矮矮的建築一直延伸着、延伸着,五花八門的招牌一些掛在外牆,一些則置在支架上,令人看得眼花繚亂。然而,招牌的獨特設計也是不容忽視的,經典的紅色、綠色、藍色搭配出不同的效果。雖然這些招牌並不罕見,但總覺得在這條古色古香的街道上別有一番風味。

  對於一個發展蓬勃的活力城市,改變是不可或缺的。當我們正讚歎着設計時尚的流線型建築,也不要忘記今天的輝煌成就是由過去歷史堆砌、建造,所以,請我們好好欣賞賸下的文化建築、街道。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