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曉彤〈母親的回憶錄〉聖安當女書院


  舊式的唐樓地方十分寬廣,小時候調皮的你愛在這客廳跑來跑去,踢足球,總是把家裏的花瓶打破,第一個,第二個,第三個……零零碎碎的碎片遍佈客廳。不管教訓你多少次,過一陣子還是會恢復現狀。每次清理花瓶碎片的時候,總會不小心被碎片割傷手指,流出一滴一滴的血,你聽到我痛苦的叫聲之後,就會從本來躲避我的房間衝出來,抽幾張抹手紙為我抹走那些正在如洪水般氾濫的血,一邊安慰我「母親,沒事的,別哭別哭。」看到你這麽溫柔為我抹走那些血,我再也捨不得再教訓你了。當你再長大一點,你竟然愛上了玩躲貓貓。家裏很大,很適合玩躲貓貓的,光是房間都有四間。有一次,我找遍整間房子,翻遍所有櫃子和大抽屜都找不着你。「到哪去了……」我着急衝到門外,連大門也是虛掩的,沒鎖上。在灰暗的走廊上跑往已經很殘破的樓梯途中也找不到你。我用幾乎是滾下去的速度跑下去,階級上的碎石掉落發出聲響,我以為是你,回頭一看,就不小心摔倒了,「啊……」我因為痛楚咬了一下嘴唇,摸一摸額頭,手指沾上了血紅的液體,膝蓋也有傷口。我勉強站了起來,往那道一米半的大廈門跑了出去,「孩子……」我到附近的小公園找你,雖然膝蓋一陣陣麻痛,我卻還是跑了起來。我在遊玩的孩子們中找到你的身影,就馬上衝了過去抱着你哭起來了。「媽,你找到我了!」你笑着道。

  還記得孩子你十分喜歡上學,每次我到學校接你放學,站在門外看着你跟同學在踢足球,看到你很高興,我的嘴角也不禁上揚。有一次,我到學校的門口了,卻看不見你。轉頭一看,你竟然在對面的麵包店門外,哭着,淚流着。我顧不了那麼多,就往你的方向跑了過去,蹲下來拿出紙巾為你抹去眼淚。「媽……對不起,對不起……」你伏在我肩膀上說着說着就睡着了,哭得雙眼紅通通的。

  你十分喜歡蝦醬的味道,每次嗅到蝦醬的味道都會十分雀躍。樓下開了一間雜貨店,牆壁上有一個長方形木櫃,上面擺着的醬料五花八門,當然包括了你最愛的蝦醬。每次我帶你去買東西的時候,碰好老闆把他們自家製的蝦醬包裝的話,你就會鬧着要吃蝦醬的菜式,我都會被你拉進去雜貨店裏買一瓶蝦醬。晚上你嗅到我用蝦醬炒菜時,傳出蝦醬陣陣的香味,你都會雀躍站在廚房門外。而我剛好可以利用蝦醬,讓你吃平時最不喜歡的蔬菜。

  「媽,我回來探望你了!今天要吃蝦醬炒菜嗎?」你拿着很多袋東西打開了門,我笑一笑,把寫到一半的回憶錄收進抽屜。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