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淑鈞〈走過春秧街〉高主教書院


  在香港已經生活了有一段時間了,這是我第一次來到春秧街。

  下了電車,走過天橋,春秧街已在眼前。撲鼻而來的是魚腥味、肉臭味、蔬菜味、糕點味等等夾雜在一起的貨真價實的菜市場的味道。菜販子的吆喝聲,主婦們買菜時討價還價的爭吵聲,電車駛過提醒人們讓路的「叮叮」聲,都已經鑽進我的耳朵。誰會想到,在各式各樣的甲級寫字樓、高尚住宅樓、百貨商店的背後,一街之遙,居然是這樣一條充滿着市井小市民生活味道的街道。

  走過街頭,發現大多是賣蔬菜瓜果的攤檔,街旁還有些臨時小攤檔,賣花的老人坐在他的鮮花旁靜靜地修着花擺好花,他的老伴在與手上拎着菜籃子的主婦閒聊着,那享受的神情,嘴邊掛着淺淺的笑容,仿似周邊的嘈雜聲都與他們無關。

  走到街的中間,有海味檔和麵包店。海味店裏的人用着嫻熟的閩南話在聊天。寫着「新鮮出爐蛋撻」的牌子前已經有人在排隊等候香噴噴的蛋撻。新鮮的豆漿、熱騰騰的各式口味茶果、裝着許多白胖大包的蒸籠在冒着白煙,有人甚至穿着睡衣就下樓來買早餐了。

  望向兩邊仍有保存的舊式建築,經過數十年風雨的洗刷,原本乾淨亮麗的外牆早已出現了裂縫,脫落的牆灰,還沾有難看的黃黃黑黑的污漬,這些都是它經歷滄桑的痕跡。生鏽的鐵架子,殘舊的空調機上卻擺着些充滿生意的綠色小盆栽,不時有幾隻不知名的鳥兒飛來停下歇腳。動作輕快的貓兒不知從哪裏竄出來,跳過樓與樓之間的距離,看着牠對面的攤檔,一動不動的。鳥兒看見貓來也不會飛走,似乎牠們早就成為了好朋友。

  而到了街的盡頭,就幾乎全是水汪汪的魚攤,也是整條春秧街最熱鬧的地方。新鮮的鯽魚在淺淺的「魚缸」裏掙扎跳動着,魚販子隨手抓起一條大魚,刀背一起一落,大魚已經暈倒在砧板上等着被宰割。魚販子一邊抓魚一邊吆喝着「新鮮的魚欸!過來看,過來挑欸!」,吸引着街上的人的注意。主婦們圍在魚攤前請教着老闆這魚要怎麼煮才好吃,而老闆也會耐心地告訴她們。被厚厚的碎冰墊着的海鮮,在一盞盞紅燈照耀下顯得格外新鮮。而那些紅燈,正是以前菜市場裏每個攤都會有的舊式紅燈,對於我這種很難得來一次菜市場的人來說,實在是充滿懷舊的味道。

  電車在人群中緩緩駛過,響亮的「叮叮」聲伴隨着電車壓過鐵軌的「轟轟」聲迴蕩在春秧街里,此時,在路邊擺攤的老闆會收起大大的太陽傘,路上的人們都會自覺地走開或側過身子,給電車讓出路來。有幾個不懂事的小孩還在路上忘我地嬉戲着,似乎沒有發現電車已經開來。路旁的大人立刻將他們拉回來,電車司機卻探出頭來罵那幾個小孩「不知死活」。

  在這大時代的巨輪下,人們要求甚麽都要是最新最快的,卻不知道,舊的東西也有許多不為人知的好處。就像春秧街,它就像舊時代的香港的一個縮影。人們的生活雖然忙碌煩躁,但回到自己的家,回到自己熟悉親切的地方,在社會上相處做事的各種煩惱都會被拋諸腦後,在這裏你不須要帶着面具去做人,不須要對別人迎上僵硬的笑容。

  雖然這只是我第一次來到春秧街,可是這裏濃厚的人情味卻令我難忘。但令人可惜的是,爲了跟上社會飛速發展的步伐,像春秧街這樣的地方只會愈來愈少。滿載着幾代人美好的回憶的春秧街,或許在不遠的未來,終究難逃掩埋在嶄新高聳的高樓腳下。

  但願,這可愛的春秧街,不會成為以後懷舊的廢墟。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