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詠欣〈電車,加油!〉聖保祿中學


  一條、兩條、三條……殘舊而又單一的天橋不斷地在我頭上掠過。這應該就是北角最大的特色之一了——商場與商場之間總會夾雜着一條人來人往的天橋,它們是蜘蛛網上若隱若現的線,經常被人無視,但亦起着舉足輕重的作用。

  在天橋上的人們和我沒有甚麼分別:我們都只能在既定的路線上行動,沒有人可以隨心所欲地移動天橋的位置;而我也不能不滑在路軌上,更不能不拖緊我命中注定的伙伴:電纜。

  終於,拐一個彎後,我便進入和爺爺同時代的春秧街了。在街頭,綠葉成蔭,葉隙中透出幾點冬日的暖光。我閉上眼睛,用身體來感受周遭和諧的氣氛。

  可是,噪音漸漸滲入我的耳朵裏——強硬的討價還價聲夾雜着此起彼落的叫賣聲……這兒是哪兒?我連忙撐開眼皮,沒有剛才安和的氣氛,只有堆積如山的破紙皮和一條水泄不通、擠擁得連招牌都看不見的街道。

  咦?為甚麼我的腳黏濕濕的?我向下一瞄,頓時發現路軌已被不知來歷的臭水淹滿,偶爾還有幾隻昆蟲飄浮着。我的天!這也未免太……太……了吧!媽媽啊!我才第一次出勤,我該怎辦?

  我加快速度,希望可以盡早逃出這個惡夢。可是隨即就遇上阻滯——一輛貨車停在我面前,幾個工人喘着粗氣,逐一把貨物搬到店舖裏。唉,看來又要等好一會兒了,沒辦法,我只好四處瞅瞅。左邊是一列列好像快要倒塌的唐樓,還有一隻與唐樓顏色成強烈對比的純白小貓,牠靈活地在樓房之間跳躍,就像一隻森林裏的飛鼠,好不自由。

  我不斷幻想着自己能脫離路軌,做一輛在公路上奔馳的飛車,或是一圑從管子中噴出的黑煙……咦,我真的嗅到煙味啊!難道我真的變成了煙?我急忙回過神來,噢,原來只是貨車噴出的黑煙而已,真的是一場歡喜一場空,我還是快點兒前進吧。

  好不容易地,带着汗流浹背的身軀,拖着又濕又髒的雙腳,拉着又冷又硬的電纜,我蹣跚地駛到北角電車總站。在那兒等候的人們像是餓了三天的老虎,車上乘客還未下車,他們就爭先恐後地擁上車……

  電車,加油!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